-

第二天,溫寧去瑞天,召開股東大會。

溫思柔缺席,同時,溫思柔被莫名暴揍致三根肋骨和腿骨斷裂的訊息,登上熱搜。

溫寧唇淡抿,知道這是L的手筆。

心裡一彎,男人為她解氣,股東大會上,溫寧就勢徹底架空了溫思柔,將她的殘黨一併開除,公司出了進購假原石這麼大的事,急需內部整頓,溫寧徑直開了半天會議,從上而下製定了新製度,公司一時間換了一批血液,會逐漸被溫寧洗牌,股東們對溫寧的雷厲風行,大刀闊斧,都不敢有異議。

畢竟溫寧的能力有目共睹。

“接下來我會親自操刀原料購入這一塊,采購部全部換人,由我帶隊管理,各位有異議嗎?”溫寧點了點筆,抬起下顎。

眾所周知,珠寶公司最重要的一環,就是原石。

原石差了,再好的設計與工藝,也會壞了口碑。

股東們紛紛讚同把采購部交給她。

溫寧微笑,“散會!”

-

得到訊息的溫思柔氣得在醫院裡動彈不得,她鼻青臉腫,嘴裡一顆牙齒斷裂,身上更疼的四分五裂,嗷嗷朝雲萍直哭,“媽,她竟敢趁我被打得冇命的時候架空了我,該死的賤人為什麼不進監獄,我們去找大表姐?”

“你以為是誰打你?還不是厲三爺給溫寧出氣。”雲萍狠狠道,“你大表姐何等手腕,我們給她辦事,被算賬的也是我們,絲毫牽扯不到她!咱們也不敢威脅她,珠寶大賽還要靠她搭救......”

溫思柔此時才明白她們落到了一個怎樣狠戾的女人手裡,她渾身刺骨寒涼。

雲萍苦楚,他們現在徹底被人拿捏,她的日子也不好過。

恨得牙癢癢道,“你奶奶那個老不死的,居然敢帶著私生子回溫家了,她處處跟我作對,看我不弄死他們......”

-

溫寧接到電話,出來瑞天大樓。

對麵的咖啡館裡,溫奶奶在等她。

溫寧有點意外,這個老太太會找自己,她還是走了過去。

溫奶奶對她冇好臉色,此時卻也不自然的道謝,“謝了你的提議,我帶著孫子回溫家了,你那天說的對,雲萍這個賤人仗著有個靠山,騎在你爸頭上,她找人暗殺你弟弟!與其把你弟母子趕儘殺絕,我不如冒險把孩子帶回去,讓她雞飛狗跳。”

溫寧眯眼,她那天順嘴提的,有私心,溫思柔不是讓她進監獄嗎,她就讓溫奶奶帶著孩子回去給雲萍添堵。

一來,雲萍母女被逼急了,就可能再聯絡那個靠山,路出馬腳。

二來,溫奶奶長居溫家,說不定能知道點靠山的資訊。

“奶奶,雲萍那個靠山,有冇有出現在家裡?”

“冇有,雲萍很謹慎,不過你幫了我,我會幫你盯著些的。”溫奶奶回答,她刻薄的眼盯著溫寧,溫寧長得和她媽媽很像,傾城絕色,她成長了,不再是以前任她和雲萍欺騙的單純樣,如今的溫寧,眼底明睿得可怕,想到她外公和她媽媽的死,其實溫海隻是那股可怕力量中的細枝末節,可他也逃不掉......

溫奶奶深處閃過一道懼色,怕溫寧知道什麼,緩緩打探,“溫寧,你的舅舅,他聯絡過你嗎?”

舅舅......

她為什麼突然這樣問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