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北琛揚眉,扭頭朝傭人吩咐,“冇聽見夫人的話嗎?

快去樓上把所有的長裙拿下來,供夫人挑選。”

溫寧無語:“不用這樣,隨便拿一件就好!”

這些天她一直冷言冷語,好不容易主動跟他提要求,厲北琛覺得她或許在慢慢接受現實了。

他心情大好地摸了摸她的腳心,誇道,“老婆曬了這麼多天,分明是越曬越白,瞧這肌膚髮光。

曬黑的隻有我,告訴我,你有什麼秘方?恩?”

溫寧懶得理他柔情蜜意。

“原來你喜歡海灘長裙,寶貝,我立刻叫人多訂購一些送來。”

“......”

溫寧想,他一直可以與外界聯絡?說不定這海島上,還有直升機。

隻是,她需要找出來。

“厲北琛,你說厲氏集團正在開發晶片,你一直呆在這裡,也不工作,就不怕晶片出問題嗎?”

溫寧提出這個問題,可她架在他脖子上,看不到他的神情。

觸碰禁區的話題,他從不回答。

“你希望什麼?希望我抽空從海島出去,回厲氏操盤,你好有機會從這裡逃出去嗎?”

男人低沉的嗓音降了兩個度。

溫寧語塞。

“放心,我當前最重要的事業是你!我既然給自己放假,就準備好了假期,你的小腦瓜不用再動了。”

他一錘定音。

溫寧垂下眼眸。

上了遊輪,很快到了懸崖,湛藍的惡魔之眼在陽光下,閃爍著靜靜粼粼的光芒,微風讓海灣,平滑如鏡,溫寧見識到了上帝遺忘的角落,真美,真清澈,假如兩個兒子在身邊,那她一定會覺得,這是令人難忘的美景。

惡魔之眼的深洞,望著令人寒顫,隻有厲北琛這樣虎膽狼心的男人,纔敢下去。

溫寧淡淡的坐在淺水區沙灘上,看著他像豹子一樣投身入海,像矯健的海中之王,遊刃有餘。

溫寧某一瞬間閃過恨意,希望那惡魔之眼吞噬了他。

這樣,她就可以逃出去了,和兒子相聚。

不必懷孕,不必過他操盤了的人生。

可馬上,她的心臟又隱隱作痛,如果他真的死了,兒子肯定會傷心,

他是個魔鬼,可他對孩子們很好。

小女人糾結的神色,男人透過湛藍的粼光,看在眼底,他遊過來,一把將她拖進了水裡,大掌掐著她的小腰,讓驚慌的她在海麵浮穩,他認真又憂傷的問她,“你想讓我去死嗎?

寶貝。

剛纔我看到了你的眼神。

隻要你點頭,我可以遊向最中間!”

他說著,放開了她,英俊矯健的身軀,真的朝最中間最深的洞眼遊過去。

“厲北琛?”溫寧撲騰著水花,覺得他一定是瘋了!

“你想不想我死?”他笑著問她,溫柔的眼眸盛滿藍色的海水,落寞,神秘,又掌控一切。

溫寧拂掉臉上的水,嘴硬,“隨你,你的生死與我無關!”

他往下沉。

她杏眸跳動,不可置信他真的敢。

漸漸地,她看不到他的身體了。

那最深的中間,她不敢遊過去,“厲北琛?我冇有想你死,我隻是太恨你。

厲北琛?你浮起來。

彆開玩笑。

厲北琛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