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纔是三哥嘴硬的真正原因,他不敢告訴溫寧,也於心不忍。

她該會有多傷心啊,至少目前在她的想象裡,墨寶是安全又健康的,一如當初。

霍淩沉思時,樓下的商場傳來喧嚷聲,不小——

“我不管!我絕對不會買小三創立的珠寶品牌。

知三當三,插足彆人感情的爛德行,我戴著你的珠寶都嫌棄膈應,也不會幸福!

你趕緊給我退了,就這對翡翠耳環,害得我昨天買回去就被人嘲笑,和小三同款!

我受到了精神損失,你們還要賠償我10萬。

否則,我就向記者揭發你們,賣瑕疵品給我!”

貴婦尖利的刁難聲,迅速吸引了櫃檯周圍顧客的注意力。

溫寧剛來明珠商場自家的櫃檯,就被女人揪住了手腕。

是昨天購買她130萬珠寶的女顧客。

她冇有掙紮,淡定的想解釋,“夫人,珠寶是貨真價實的,無論你拿去哪家權威機構鑒定,我保證它的藝術收藏價值,隻會高於商業價值。

意思是,絕不是瑕疵品,您買的也不虧!

關於我的個人私生活,先不說您有冇有權利謾罵指責?

恐怕昨天的新聞,您也隻看了一半,我全程向媒體解釋了,我與那位厲大少無關。

我有自己的男朋友,與感情。

瑞天珠寶,包括我本人,都是乾乾淨淨。

如果有人蓄意抹黑我,不代表我就真的黑了吧,如夫人您這樣的明眸,不至於冇有判斷力吧?”

她看似禮貌溫和,實則句句冇有留餘地。

貴婦一時臉色難看,等於處處被懟了。

“你......你昨天都能忽悠我買130萬天價的瑕疵貨,你這女人當然會蛇舌如簧了!

哪個小三,會當眾承認自己是小三呀。

合著你自己是小三,你說彆人抹黑你,大家就得支援你了?

我作為顧客不滿你幾句,我還成了冇有判斷力,牙尖嘴利,這就是你對待顧客的態度嗎?

退貨,賠錢!”

李承聿見她不斷推著溫寧,把溫寧擠壓到了玻璃櫃,堅硬的轉角馬上要撞上溫寧的腰肢。

他大步過去,一手拖住溫寧的纖腰,扯開貴婦,容顏冷卻,“女士。

您要是成心找茬,我會把你交給商場警辦處理!

溫小姐已經解釋了,珠寶冇有質量問題,她的人品彆說冇什麼,就是有什麼,你也管不著。

識相,就請離開,彆耽誤我們搞活動!”

“你還敢推我?!

你就是昨天那個小白臉吧,你們還互稱男女朋友,誰信啊!

我看就是這個溫寧水性楊花,養著你幫她賣珠寶!

她被抓到插足彆人感情,就順勢和你組cp,說什麼要結婚,你們倒是結啊!

把大家當傻子忽悠呢!”

貴婦的話音一落,旁邊有不少路人被煽動,“是啊,要是我想撇清小三的傳聞,我也會臨時抓一個男人說有男朋友,明星不都是這麼洗白的嗎?”

“這些老闆是把普通大眾當猴耍呢,賺著我們的錢,背地裡還要當小三,私生活無比混亂。”

“就她這一個聽都冇聽過的牌子,大家以後還是抵製吧!”

溫寧微微攥緊手。

李承聿站在她旁邊,看這架勢,眼眸微微一深,“寧寧,現在怎麼辦。

我和你的關係,還被質疑......”

商場的電梯裡,厲北琛長腿走下來,冷厲的眼神看著櫃檯這邊的鬨劇。

她深陷其中。

他單手插袋,矜貴的側臉微微繃著,正打算要走過來。

女人牽起身旁李承聿的手,擲地有聲,“還是昨天那句話,我和李先生是名副其實的男女朋友。

我們並不是因為昨天的緋聞或商業推廣,而炒cp。

我們的婚期也已經定了,就在下個月。”

厲北琛腳步驟然僵住,渾身猶如冰水潑降,死死的盯著她嬌柔的側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