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您醒啦?”黎向晚握住老太太的手,溫柔笑,“我好久冇來看您,的確要叫您一聲乾媽了,這麼多年的情分,雖然您還是年輕漂亮!”

溫寧看到婆婆清醒,她看了好一會黎向晚,然後才笑笑,“是向晚啊,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我今天隨同三哥出差,平時都在公司儘忠職守呢。”

“您彆問那麼多問題,向晚在救您呢。”厲北琛微微蹙眉,提醒母親。

老太太跟兒子噘嘴,但對黎向晚的神情倒是淡淡的,禮貌含笑,“謝謝你了,向晚。”

“應該的嘛!”黎向晚俏皮地安撫老人家的手背。

溫寧注意到,婆婆不著痕跡移開了。

婆婆抬起頭,纔看到溫寧,老人立刻露出笑容,“寧寧!你也來了溫泉山莊?”

“是呀媽媽,他冇跟你說嗎?”溫寧瞅了眼男人。

老太太也瞪向兒子,然後招手,“寧寧快過來,臭小子帶你吃飯了冇?”

“媽媽......”溫寧笑著走過去。

老太太拉著她坐下沙發,自顧說話。

而一直蹲在沙發前的黎向晚,過了會,微笑收拾東西站起來。

她不走,淺笑傾聽的樣子,偶爾也插一句,老人也回答她的問題,扭頭卻又笑眯眯和溫寧說話。

溫寧覺得有些微妙,黎向晚是L的妹妹,叫婆婆乾媽,她們應該很熟?可是,好像婆婆更喜歡和自己說話,對黎向晚是溫和中帶著疏離的?

她的餘光打量黎向晚,很美,身上有高貴氣質,會醫術,還是公司副總,她很不簡單,溫寧回想這個女子,她下午是裝情人,晚上她變成L的妹妹,熱情善良的樣子......但溫寧想到她買晴趣衣時,刁難她,又指揮她去買套,女人臉上的含羞待放,明明是演戲,卻有幾分像假戲真做?

“乾媽,您晚上要注意休息,不要說那麼多話。”黎向晚柔聲提醒。

“好的,向晚。”婆婆答應。

“三哥,那我休息下去飯局了,我和李總還冇洽談好。”黎向晚說。

厲北琛略感歉意,又很感謝,“今天辛苦你了,向晚,多虧有你,剛纔母親病發突然。”

黎向晚拍拍藥箱笑,“誰讓我精湛醫術呢,乾媽有什麼情況再通知我,立即到!”

厲北琛讓助理送她到門口。

門外,黎向晚握緊藥箱,還聽到老人和溫寧說笑,她不喜歡自己,一直不喜歡。

若不是這個老太婆不點頭,說不定三哥早娶了自己,哪還有現在的溫寧。

她是不會讓三哥發現,他母親對她不喜歡的,以及不喜歡的原因!

-

厲北琛很快叫來了專業醫護,婆婆的情況穩定了。

溫寧的肚子不爭氣的叫,她怕老人聽見,立刻躲起來捂著。

厲北琛看她那個小樣子,勾唇說,“母親,我帶她去吃飯?”

“哎喲,快走!少在我麵前礙眼。”老人故意道,她是最盼著小兩口能培養起感情的了。

厲北琛帶著溫寧下樓,卻冇去吃飯,而是領著她進了一座私湯庭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