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手指,幾乎將手機螢幕碾碎。

她和李承聿爆出緋聞,為了保護李承聿,她就公開了,他們在戀愛。

馬上會結婚?

她居然敢說,她和自己的過去,那麼深深糾纏愛過的過去,不值一提?

為了李承聿,她真是費勁心思了,生怕他動手?當著媒體,就敢對他叫板,讓媒體監督,向他施壓?

殺人不過頭點地。

她維護李承聿的行為,公開戀愛說要結婚,這些話,這些片段,她的神情,都刺在了厲北琛的心窩深處。

原來女人移情彆戀起來,速度比男人快多了。

值得意外嗎?她連孩子都狠心殺!

厲北琛一蹶不振。

要踩踏李承聿的興致,全無。

所有的恨,都堆疊到這個女人身上。

“三哥?”霍淩不知道他在想什麼,受到的刺激一定不小。

溫寧都對媒體宣佈,她快要結婚了!

新郎不是三哥啊。

“你還好嗎?”霍淩勸他,“既然溫寧已經把話說死,把路堵死,你就放手吧!

成全你們彼此。”

“去喝酒。”厲北琛丟下檔案,站起身,昂藏的身軀挺拔佇立,猶如冰雕侵襲著人心。

他優雅的挽起袖口,走出來,眼神看著很平靜,“放過她?

不,我不會。

風箏飛的再高,有一天,我會掐斷她的翅膀。

即便,她隻剩幾根骨架,也該由我,親手來埋。”

霍淩鏡片下的眸光,狠狠一閃,三哥並不平靜。

他的話,讓他寒栗。溫寧在和過去道彆,可三哥,固執的站在過去裡,他不會真的罷休。

-

這一喝,就喝到了十點。

厲北琛冇有醉,他的情緒看起來很穩定,霍淩把他送到了沈棠的醫院。

男人大手拎著西裝外套,步伐長而淩厲,他隨意走路的樣子,吸引著服務檯護士們的目光。

“我母親今天的病曆記錄,給我。”

他修長的指節,冷冷扣響桌麵。

看得出來,厲大少心情不好。

護士們不敢說話,默默將病曆記錄,交到他手中,末了,有些欲言又止。

厲北琛擰眉,瞥了眼母親的病房,低沉聲線沙啞,“有什麼情況嗎?”

“厲......厲大少,沈夫人的病房裡,現在有客人。

不過,沈夫人的護工並冇有叫我們進去,我們也就在觀察。”

“什麼客人?”

厲北琛的長腿,站直起來,不再靠著服務檯。

護士們都是厲氏集團旗下的員工,總裁的母親住院,誰不仔細看著?

她們留意著,每天來探訪沈夫人的客人。

“是一位生麵孔,一箇中年貴婦人!”

厲北琛擰起眉梢,突然寒了一寸,他甩下病曆本,單手插袋大步走向病房。

叩叩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