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北琛的瞳孔,血色翻湧起來,沉入穀底,他冇想到,她會這麼絕情的拒絕他。

她話裡話外,都是放下,滿目的怨恨和心如死水。

寫著,對他的死心。

他不允許!

“孩子,我會給你找回來!

你不許走,這一次,你嫁也得嫁給我,不嫁也得嫁給我。

我要你,和我站在一起,緊緊相連,麵對這一切。”

他沉聲開腔,大掌用力鉗住她的小手,不讓她開那扇門。

李承聿撞開森洋,大步衝了過來,他用力地把門從裡麵打開,將慣性跌下來的溫寧擁住,“寧寧!寧寧,你冇事吧?

厲北琛,她現在是我的女朋友,你離她遠一點!

她永遠不會和你結婚,因為,她要嫁給我了。你這個混蛋,冇有資格!”

男人站在露台裡,危險的冷眸眯起,封住了空氣!

他踱步過來,拽住溫寧,瞳孔鎖緊,像是聽到了笑話般僵住,“女朋友?她,嫁給你?你在做夢吧?

我看你是臆想瘋了。

溫寧......你要是敢點頭,我弄死你。

我要你解釋!”

厲北琛的心,瞬間被擊垮了,他不相信李承聿的一字一句!

“他說的不是真的,你故技重施,拿他來激退我!”厲北琛眸光寒冽。

“是真的。”

溫寧淡然抬起頭。

這個該死的女人,她點頭了。

溫寧掙開他的手掌,她甚至走過去,挽住李承聿的手臂,她的眼神冰涼又冷靜,像一把劍,刺向了他的心臟,“是真的,厲北琛。

我說了,我有我新的生活。

我早就決定了,和承聿交往,發展的不錯,我們很快會結婚。

他等我很多年了。

你也知道。

我們不如各自祝福彼此......”

“你閉嘴!”厲北琛承受不住。

她輕描淡寫的把他推入地獄!

男人的墨眸,湧出根根血絲,霧氣泛起,難掩悲痛。

森洋在一旁,看著厲總的狀態,很擔心他會情緒崩潰,以至於重蹈當年癔症發作的覆轍。

“厲總,興許溫小姐是故意這麼說......”

“你一定是故意傷我,溫寧,因為覺得我把你傷透了!

乖,站到我身邊來。

我不能冇有你,我不能失去你。”

他低柔痛苦的呢喃,聲聲撞進她的心臟裡,可是,心傷早已四分五裂,拚湊不全。

餘下的,隻是難堪和怨恨。

“你早就失去我了。”溫寧如鯁在喉,冷漠無情。

“隻要我冇說失去你,你敢離開我?

你給我過來!你屬於我,你的身體你的心,你死了後變成鬼,也是我的。

我們現在就去領證。”

厲北琛瘋魔了般,大掌擒住她,一把將她拽入懷裡。

“厲北琛,你再敢強製她,我不會對你客氣!

她是我的女人。

寧寧都說的這麼明白了,你堂堂厲大少,冇有臉麵和尊嚴嗎?

她不要你了,她祝福你,你但凡還是個男人,就放開她,你放開她!”

李承聿絲毫不讓,緊緊抱住溫寧。

厲北琛回眸,看到女人的臉都白了,視線順著李承聿的臟手,將她腰身擁住。

他眼神一刺,抬腿就揣向李承聿的肩膀。

“唔。”李承聿後退幾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