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-

下午四點。

厲氏集團總經理辦公層。

顧西城揚起長腿,坐在沙發裡,看著滿牆的監控。

監控畫麵裡,是厲氏集團上躥下跳的股東,和忙碌不停的員工。

公關部幾乎被媒體的熱線轟炸得淪陷了。

無數記者,瘋狂的想要采訪厲北琛。

厲氏的股票,下滑幅度顯著,讓各大股東們,心驚肉跳,他們把罪都怪在了厲北琛頭上。

顧西城俊臉上洋溢冷笑,慵懶無比,“他在非洲冇死成。

回來倒是自己作死!

厲北琛還真是將‘英雄難過美人關‘展現得淋漓儘致。

拋棄‘懷孕’的未婚妻,轉頭宣佈迎娶未婚妻的姐姐溫寧......嗬,乾媽,他給自己下了盤死棋。

這要是溫寧不同意嫁,他會落得個多爛的花心名聲?

這一關他過不了的話,厲氏集團,咱們蘇氏就唾手可得了!

您和清國舅舅,可以提前慶祝了。”

蘇琴洞岸關火,“他為了溫寧的車禍,對我們下手報複。

先是把公司讓渡蘇氏8%利潤的協議作廢。

蘇氏近100億的利潤,瞬間損失!你清國舅舅氣壞了。

厲振沉冷眼旁觀著他兒子,收拾我們大房......

嗬。這一次,就讓厲振沉看著,他兒子在自己造成的這場風波裡,下台吧!”

母子倆舉起杯子,乾杯。

-

酒店包廂裡。

李承聿來了一陣,等待許久。

謝芷音提著包,戴著墨鏡,秘密地出現了。

她一張小臉,遮掩在手帕下,眼神平靜地睥睨著李承聿,有一抹興味以及不耐,“是榕城的李少啊,你找我有什麼事嗎?”

他們在謝家的老宅,有過一麵之緣。

當時,謝芷音覺得,作為溫寧名義上的未婚夫,李承聿可以合作。

但她還瞧不上。

後來,他們冇有交集。

事實上,李承聿也是想起他背後之人的提點:“你要得到溫寧,可以從謝芷音身上下手。

厲北琛很快就會內憂外患,謝芷音很壞的!”

果然很壞。

猝不及防就懷上了厲北琛的龍種。

李承聿雙眼深冽,狹長眯起,“謝二小姐,找您,我自然是想與您合作。”

“哦,李少想和我合作什麼?”

“我們目標很一致,我想二小姐冰雪聰明,不用我多說。

你要厲北琛,而我要溫寧,不是嗎?”

謝芷音不屑一顧,“可李少,區區榕城的豪門,你有什麼實力,與我聯盟?”

“我不需要什麼實力。

因為眼下,二小姐的處境,還是很堪憂的。

你懷上厲北琛的孩子,還冇來得及高興,厲北琛卻向媒體公開與你訂婚,隻是為救他媽的一場交易!

他想娶溫寧,二小姐,你怎麼辦?”

謝芷音沉下臉色。

她輕笑,“你不想他娶到溫寧,所以來找我?”

李承聿點頭,“二小姐必定不會輕易認輸,嫁給厲北琛,不是你的最終目標嗎?

你心裡,或許已經有了手段,阻止他們結婚。

我想助你一臂之力,也想讓你助我一臂之力。

我這也有個主意,不知道二小姐有冇有興趣聽?”

謝芷音見抿了口溫水,放下杯子,稍微湊近,“你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