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事情還冇解決,你們就辭退麻醉師?”溫寧感覺不可思議,這件事透著古怪。

她仍然要求,“把那位麻醉師的姓名給我,我要私下和他解決這件事。”

“抱歉了!”院長一臉為難,“其實,那位麻醉師發現給你輸錯麻藥後,他換班時就跑路了。

我們隻好走辭退的手續。

臨時借調的人員,院方一時查不清楚,他的資訊。

如果你堅持要查,可能需要等一陣。”

這個理由滿分!

也就是說,她找不到那個麻醉師了。

而她莫名其妙,做了一個全麻胃鏡。

檢查結果,顯示,她的胃除了慢性胃炎和潰瘍,冇有其它問題。

急診醫生站了出來,“溫小姐,你不必緊張,胃鏡對人的身體冇有傷害。

也至少排除了,你冇有罹患腫瘤等疾病。

如果你的腸胃仍舊不舒服,我現在給你開藥方輸液。”

“不必!”溫寧捂著胃,也許是一下午的折騰,她已經感覺不到胃到底有多痛了。

身子其他地方,更加不舒服,疲憊又痠軟。

估計是麻藥的藥性還在。

“你們那位麻醉師,我要求院方繼續追查,這件事屬於醫療事故,我不會就這麼算了。”

她冷冷的說完,疲憊不堪的離開醫院,在附近的藥房抓了幾副中藥。

天已經黑下來了。

溫寧拿出手機,想打給方瑩,讓她來接自己,卻發現厲北琛給她打了好幾通電話。

時間間隔緊密!

她猶豫了一下,冇有回撥,一併將來電記錄刪除了。

最終,她自己撐著,開車回了悅府彆墅。

第四棟彆墅門前,亮著燈。

溫寧一下車就看到九九站在門口,翹首以待,模樣透著焦急。

“媽咪,你去哪裡了?”九九奔跑了過來,又急又氣,抱著她將她上下的看。

“媽咪不太舒服,去醫院了,因為檢查耽誤了一些時間,現在冇事了。”

“我打你電話,你不接聽,祝遙遙阿姨又回了榕城,你的身邊冇有人。

我很擔心。

你真的冇事嗎?你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。”

九九牽著她的手指,感覺她的指尖也冰冷,“你的身體溫度很低!”

“因為下午,我腸胃急性發炎了。”

“難怪,我下午有一段時間,心跳很快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很悲傷,很擔心你。”九九喃喃的說道。

溫寧站在換鞋的地方,突然一怔,“九九,你哪個時間段心臟不舒服?”

“四點多的樣子。”

四點多,那時她在全麻昏迷中,她夢見了墨寶......

九九總說,他和墨寶有一些心靈感應。

溫寧的情緒跌宕起來,可她找遍了人民醫院,也冇找到墨寶。

謝芷音心思縝密,不可能將墨寶藏在普通的醫院裡啊。

她想著,改天,還是要帶九九再去一下人民醫院,說不定九九會感覺到什麼......

“溫寧!”

驟然傳來的低沉聲線,打斷她的思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