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檢查室怎麼可能隨便放小孩子進來?

我們的檢查室很規範,小孩子來看病,都有家長陪同的。”

可是墨寶的身影,一直在溫寧的腦子裡縈繞不去。

她太想念兒子了!

溫寧不理會女護士,彷徨地順著走廊走出去。

墨寶會在這家醫院裡嗎?

謝芷音將他綁架了,音信全無,溫寧覺得,他不會出現在普通的醫院裡。

可是她不甘心,她真的聽到了兒子溫柔的小聲音。

她發了瘋似的,打開一間間病房,不停的在醫院裡尋找。

-

謝芷音由齊姐扶著,秘密地離開醫院。

後門的小道上,停著一輛黑色全膜的豪車。

謝芷音鑽入車裡,小心翼翼,捧著肚子坐下,她摘掉口罩圍巾和墨鏡。

文英大氣不敢出,低頭盯著女兒平坦纖細的小腹,“手術做完了?”

“做好了,母親。

我的肚子裡,現在有一顆胚胎。

厲大少絕對想不到,這個孩子是他的,真的是他的!”

謝芷音低笑出聲,她神采熠熠,聲音裡全是對未來的興奮。

“太好了!音音,這事情天衣無縫,你想的主意無懈可擊。”

文英也跟著欣喜。

謝芷音:“不過,還要等胚胎在我身體裡順利著床。”

“不會有問題。”齊姐扭頭,將孫恒開的一些藥仔細閱讀說明,笑道,“二小姐的身體,表麵的病弱那是給彆人看的。

實際上年輕女孩的身子,很適合孕育孩子,她隻要吃黃體酮,不劇烈運動,十天之後,一定會著床。”

文英徹底放下心來,“音音,我們回家好好養著!”

謝芷音扭頭,眯著的眼角露出得意,“溫寧呢?”

“她在醫院裡。”齊姐篤定,“放心,她什麼都不知道。”

-

溫寧找遍了醫院。

奇蹟冇有出現。

她找不到墨寶。

也許,那就是她全麻狀態下,做的一個夢。

因為太想兒子了,所以她覺得很真實?

回過神來,她覺得腹部不舒服,不知道是不是剛醒麻醉,就奔波了一圈的原因。

她的手機,不停地響起。

是人民醫院導診台的電話,他們催促她回到診室,有什麼事情可以協商解決,醫院會負責。

溫寧疲憊的回到那間急診室。

那個劉醫生和女護士,都在場。

但,給她輸液麻醉的男醫生,卻不見蹤影。

“我要見那位麻醉師!”溫寧堅持道,她記得她麻醉之前,摘下了那人的口罩。

是個陌生男人,他打麻醉打得太急了!

很奇怪。

這時,副院長走了進來,態度誠懇向她道歉,“溫小姐,由於麻醉師給你造成的疏忽,我們已經將他辭退了!

他是一個很普通的麻醉師,臨時借調到我們醫院的,可能專業不過關。

我很抱歉,他錯誤給你做了全麻胃鏡,你如果想要醫療賠償,我們會酌情賠付。

好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