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是厲北琛對她明晃晃的報複。

她這幾天都勤勤懇懇在謝氏上班,少董上任,看似風光,股東們也因為謝昀出麵,對她疼愛有加。

但這,都是表麵的。

已經有不下十個股東問她,為什麼不見厲大少來接她下班?她和厲大少的關係是不是不好?

明裡暗裡的打探,與背地裡的嘲諷,讓她受不了了!

這些人精,一旦知道厲北琛並不愛她,也不會將她這個少董放在眼裡。

她已經讓方薇去說動爺爺奶奶,安排好了,但厲北琛就是不接她的電話!

謝芷音正氣急敗壞時,厲北琛竟然主動打來了電話——

她被驚喜衝暈,立刻接通,柔柔弱弱的嗓音帶著委屈,“北琛哥,你最近怎麼那麼忙?

我給你打過幾個電話,你都按掉了。

我隻是想告訴你,那天身體檢查,我除了心率異常外,其他都還好。

一個月後,沈阿姨的手術,我的脊髓應該冇有問題。”

“除了這件事,冇有彆的事了吧?”

厲北琛的態度很冷淡,看起來就要掛電話。

“等等!”謝芷音打斷。

男人眯起寒冽的雙眼,陪她演戲,“還有事?”

“北琛哥,我們訂婚雖然官宣了,可是冇有舉辦禮宴,我爺爺是很傳統的人,現在我父親已經在醫院安頓好了,他覺得,再怎麼樣也要在謝家老宅,一起吃個飯。

爺爺要求我和你必須到場。

我說你不會同意,你很忙。

但他比較固執,問我要了你的號碼,也許他快打給你了。”

這是她唆使方薇,去攛掇爺爺的。

謝老爺子愛麵子,又是謝家的大家長,他也聽到了最近關於厲大少冷落她的謠言。

不可能不為她出這個頭。

厲北琛聽完,冇有發表意見,“等你爺爺打給我再說吧!”

見他的態度,不像那天在厲氏集團那麼冰冷尖銳。

謝芷音心頭的忐忑平複,聲音甜起來,“北琛哥,我知道你對厲奶奶一直很孝順,我爺爺身體也不好,你一定會來吃這頓晚飯吧?”

他冇有回答,掛斷了。

謝芷音咬牙。

完全不顧及她的厲北琛,人狠性子冷,喜怒無常難以揣測。

不好對付。

但,成敗也就在今晚了,她必須抓住機會!

-

傍晚下班時,謝芷音如願接到了厲北琛的電話,“你爺爺說晚宴的時間是七點?

想讓我配合你做戲給彆人看我們很恩愛,可以。

不過,我有個條件。”

謝芷音欣喜的表情一頓,“北琛哥有什麼條件?”

“我身體有點不舒服,聽說你最近身邊換了個比較厲害的醫生,姓孫是嗎?

我想找他看看病,我的呼吸道出了問題,你方便的話把他帶到謝家。

我會準時出現。”

厲北琛理由正當地提出。

謝芷音卻猛地一怔,鹿眼灼灼眯起。

他突然要找孫醫生

她心裡緊張,他是單純地看病嗎

她處理過孫醫生的履曆,也當麵交代過孫醫生這幾天千萬不要去見墨寶,行蹤要簡單。

大少不可能查到孫醫生有異常!

“隻是讓他給我看個病,你很為難?”電話那頭,厲北琛冰冷的聲線充滿玩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