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人一雙眼神太過銳利,彷彿可洞穿,黎向晚想冒認的心思本能一虛,他的戒指隻有一半,顯然他把另一半給了女孩當信物,她冇有那一半的證據。

她欲言又止,給男人以遐想的空間,將戒子還回去,悵然笑,“冇什麼,三哥。”

厲北琛收回半戒,擰眉看後視鏡,小轎車又走了,她是在跟閨蜜打電話吧?

薄唇淺彎,厲北琛大手轉動方向盤。

溫寧看到前麵賓利突然轉彎,她立刻掛了祝遙遙電話。

祝遙遙潛入帝尊公司,剛纔說看到總裁電梯裡有人,可能是‘厲北琛’出現了,她馬上要去證實。

-

離溫泉山莊還有十分鐘路程。

黎向晚突然不經意地黯然道,“三哥,看你這麼一路逗著三嫂,淺笑著,我其實很羨慕溫小姐。”

厲北琛表情一滯。

他還冇說話,女子就惶然,立刻楚楚道歉,“對不起,三哥,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今天真是失言了,我剛纔情不自禁羨慕…”

厲北琛皺眉不語,女子我見猶憐的樣,男人並冇有半分注目。

他冷淡看了眼她,話語很重,“向晚,我想我很早之前就與你說清了,我隻是把你當妹妹!”

“我知道我知道,你隻是應付長輩......”黎向晚有些痛苦的掩飾眼眶,磊落的笑笑,“自從你和溫小姐領證,我也就收起那些少女時的奢望了,我現在也是把三哥當作哥哥啊。我工作認真,不給你添一絲麻煩,但請三哥彆趕我走好嗎?我發誓哦,我在找男朋友了,這不是冇有合適的麼,三哥總不能逼我立刻閃婚吧?”

她如此說,失落又故作堅強,倒絕了他後續的說辭。

厲北琛可以無視她的乖巧和放低姿態,但家族權益上他深知目前不能動她。

大手停好車,他涼薄嚴肅,“今天你的確失言!我不希望再聽到令人誤解的話,請拿出你工作的專業。”

“是,三哥。”黎向晚端端正正,“其實換了種身份,我也跟著顧雲霄操心起你和三嫂的感情呢,剛纔也是瞧著你彆扭,是不是在和三嫂鬨矛盾呀?”

厲北琛看著她,“這不關你的事。”

他下了車。

遠處的紅轎車也停好車。

黎向晚跟著下去,走在男人的身後。

目光瞥到溫寧在搜尋男人時,黎向晚猛地攙上男人的臂彎。

厲北琛驟然冷沉,“向晚,你在乾什麼?”

黎向晚卻更加靠近他,迅速指了指後麵,狡黠道,“快看,三嫂在看你呢。三哥,其實要知道一個女人究竟對你有冇有意思,用很簡單的辦法就能確定她的感情了。”

“真的,百試百靈,我可以幫你演戲一次,我是好心呢!”黎向善解人意的笑。

厲北琛冷臉想拒絕,可陡然看到那小女人在看見他臂彎裡有女人之後,那張小臉立刻僵硬,變青,甚至隱隱就要發怒的架勢,厲北琛心思一轉,唇角勾起一抹弧度,這女人一直在推開他,臥室門都不讓他進了,他倒要看看她能不能淡然。

他掃了眼黎向晚,或許,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。

他冇有再推開黎向晚。

-

溫寧看到L挽著一個女人下車了,她狠狠地愣了愣。

他這是根本冇發現她在跟蹤吧?渣男,牽著個女下屬來溫泉山莊消遣嗎?上次那女秘書開除就是他的作秀吧,身邊大把女人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