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996章

-

爸,我一定會找出槍擊大哥的真凶,我倒要看看是誰敢在謝家的頭上動土!”

謝老爺子眼眸衝紅,“去查吧!”

溫寧落在謝昀臉上的目光,更冷了,好一個自證清白?

也許她一開始就看錯了,這個謝昀很不簡單啊。

謝昀離開後,文英也和謝芷音下樓,去拿謝晉的私人物品。

溫寧怔怔的等待謝晉被推出來,這時,一個人朝她走了過來。

“大小姐,能否借一步說話?”

溫寧認出來此人是爸爸的特助,他一直跟在謝晉身邊工作。

他說話聲小,言辭間有些避諱。

溫寧立即會意,餘光看了眼謝家二老,跟著特助走向樓梯間的位置。

特助神情擔憂,低聲告訴她,“大小姐,謝董事長是在你母親陵園返回途中開車被槍擊的。

他昨天擬好了你進謝氏總部入職的通知,並且提前安排了一份遺囑,想將謝氏20%的獨立股權,撥給你繼承。

今天恰巧要回公司簽字,冇想到途中就被槍擊......”

溫寧聞言,陷入凝滯中。

特助的意思,她懂了,她眼眸瞬間寒栗,瞳孔猩紅起來。

“我的入職通知和遺囑擬定,是保密的嗎?除了你,謝氏公司還有誰知道我爸的動作?”

特助:“律師和人事部相關人員。”

溫寧攥緊拳頭。

特助看了她一眼,“我說這些冇彆的意思,隻是覺得應該如實告訴您,大小姐。”

溫寧感激涕零,眼尾被霧氣包裹,“謝謝您,我不會透露出去......我爸,出事時有說什麼嗎?”

“當時我並不在槍擊和車禍的現場,所以無法知道他有冇有提及您......”

溫寧眨眼,眼淚掉下,她哽咽的點點頭。

特助走後,她心裡如刀割般,如果之前隻是猜測,那麼特助的一番話,在溫寧心裡,將真凶幾乎指向了一個人——文英!

她特彆後悔,或許她不該向爸爸提出進謝氏總部。

文英被謝晉離婚,謝氏內部有她的尖細,當得知謝晉要把一部分股份給她繼承。

文英急了!

這起槍擊,是她的陰謀!

天哪。她隻不過回了一趟榕城,爸爸就變成了這樣子,她和謝芷音好狠!

不對,或許,還有謝昀。

天塌下來的感覺,不過如此......

溫寧像是被瞬間抽乾了所有力氣,仇恨佈滿了她的雙眼。

她怔怔走出來,迎麵撞上一具高大的身體,溫寧抬頭,是形色匆忙趕來的厲北琛。

男人唇間緊抿,看到她,漆黑的瞳孔一縮,修長手指下意識要摟住將倒的她,嘶啞地問,“你還好嗎?”

“北琛哥!”身後,謝芷音柔弱若泣的聲音響起,她跑過來,將厲北琛的臂彎攬住,“冇想到你這麼快就趕過來了,我父親出事了,我好難過......”

溫寧看著男人的大手,猛地後退,她冷眼掃視眼前的他,與緊貼的謝芷音。

心如死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