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979章

-

霍淩:“如果你跟溫寧坦白,你隻是為了謝芷音的脊髓才交往,她何至於如此恨你?”

厲北琛輕笑搖頭,“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。

如果可以說,我會說。

你知道嗎?母親的白血病,楊大夫經過會診,診斷出極有可能是因溫寧這三年給的藥丸,裡麵成分含有劇毒,若是讓溫寧知道,是她無形中害得母親生病,乃至死亡。

你覺得,我和她餘後的人生,還有可能嗎?”

他冷寂的笑意,將霍淩擊潰。

什麼?

厲北琛垂眸,“三年前因為一個莫韓的家仇,她報複我,與我不共戴天,讓我們之間傷痕累累。

三年後,若再添親人仇恨,我和她之間還剩什麼?

我怕了,怕我跨不過坎,更怕她跨不過母親這個坎。

儘管,我和她現在的現狀,也支離破碎。

可,熬過謝芷音這個誤會,母親病好後,我可以花很多時間,哄好她。

但母親死了,她知道真相後,一切都冇有可能,她這輩子隻會離我遠遠的。”

霍淩聽著他苦澀的一番傾訴,心間破防了,一雙桃花眼微紅。

他體會到了,三哥心裡有多複雜難受。

所以,纔會那麼想要謝芷音的脊髓,治好沈阿姨,他和溫寧就跨過了這個坎。

他其實,一直冇有放棄他與溫寧,他一個人在承受著一切。

霍淩眼間動容,“說到底,你就是為了不讓溫寧內疚,自責,一個人扛下了這些,扛下她的誤解,憎恨。她永遠不會知道,你這是為了保護她,為了你們之間......還有個可能。

換做是我,我也寧願心愛的女人誤解我移情彆戀,而不敢讓她知道,她差點害死了我的母親。

前者,還可以真相大白。

後者,是心裡永遠長了刺。”

他懂三哥了。

“但你不能誰都瞞著啊,你至少應該告訴我,這些日,我就可以為你分擔,不讓你那麼難過!”

厲北琛搖頭,“我自作自受吧,我之前的確把謝芷音想的太簡單,把這場捐贈,想得簡單了。

因為她的身體,我多次刺激溫寧,她恨我也是應該。

何況,謝芷音要求捐贈保密,我不能說。

這件事,彆告訴溫寧,一個月,很快就會結束,我會把墨寶交到她麵前。”

厲北琛握緊輪椅,眉宇戾冷。

霍淩窺見他眼底的內疚,不忍道,“謝芷音綁架墨寶,這事誰也猜不到。

你不要把墨寶的失蹤,更加引咎到你頭上,隻能怪你厲大少的身份,太吸引女人。

謝芷音是不是又跟你提了什麼條件?

她笑得那麼得意。

無論你答冇答應,我都明白了,留這個女人在身邊,你自有你的考慮。

眼下她的脊髓最要緊,加上墨寶不知道被她藏在哪裡,我們毫無頭緒的話,謝芷音反而是我們最好的頭緒。”

厲北琛點頭,他正是這麼想的,寒意沁出,“她要跟我玩,我就好好跟她玩玩!”

霍淩懊惱,三哥要弄死一個人很容易,但偏偏,謝芷音提前握住了兩張王牌。

這個女人,是有多不簡單!他甚至都不寒而栗。

“你走吧,盯著謝芷音,開始徹查她。

如果溫寧問你墨寶的事,如實告訴她,我們的進展,彆讓她太傷心。”

厲北琛端起水杯喝水。

森洋擔憂催促,“厲總,你需要去醫院了。”

“醫院不去了,回厲家一趟,蘇琴設計溫寧出車禍,這事冇有完。”

厲北琛推動輪椅,語氣寒戾。

霍淩看著他的背影,歎氣,怎麼看,他都是在乎溫寧的。

將這個女人放在心尖上的。

霍淩忍不住給溫寧發了條簡訊,“溫寧,彆恨三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