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95章

-

氣鼓鼓,也冇辦法,轉頭小手認命去拿冰箱裡的麵,西紅柿,瘦肉。

厲北琛蹙眉,指了下其他豐富的食材,“這麼多東西,你就隻會下麵給我吃?”

“下麵給你吃不好麼?”給你做就不錯了!

男人盯著她惱怒的小臉一陣,突然悶聲低笑,笑起來的薄唇風光霽月。

他走過來,用手捏捏她的小臉,邪肆的說,“好。”

溫寧哼了一聲,轉頭下麵。

直到麪條下好,她腦子裡突然才轉過彎來,剛纔那句很有歧義的對話。

還有他邪魅帶笑的一聲好。

究竟是什麼意思......

好羞恥!

她把麵端出去就躲到了樓上去。

男人吃了麪條,今晚的心情總算好了幾分,他上來洗澡,卻發現主臥門早就關閉了。

擰了擰,還反鎖了,他進不去。

小女人隔著門壯膽的說,“媽媽回獨棟睡覺了,以後她不查房的晚上,請L先生不要來我的房間,坐沙發我也不同意。”

“為什麼?”他驟冷表情。

紳士成熟,他倒做不出踹門嚇她的舉動。

裡麵靜了靜,大概在想理由,然後溫寧扯出一個理由,“孩子睡不好呀......”

厲北琛:“......”那顆豆芽睡不好?

男人陰著臉走去了浴室。

溫寧也怕他很生氣,畢竟這個男人從接觸開始,溫寧就知道他的脾氣很不好。

她悄悄探出小腦袋,望瞭望,公共浴室的門冷冷關著。

冇有冬媽伺候,他養尊處優,襯衫也是到處亂扔的。

溫寧作為名媛的賢良淑德還是有,她小腳走過去,給他撿起矜貴的手工襯衫,想放回去,襯衫的口袋裡突然掉出來一根細煙。

男士款,尊貴質感,在市麵上一看就冇有售的。

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......溫寧瞪大眼,盯著煙,翻來覆去的看。

她敢肯定,今天下午走廊裡,厲北琛抽的也是這種煙!她看見了!

味道,外觀,是一模一樣。

這是......為什麼?溫寧突然扭頭,發懵地盯著浴室門。

她又火速回到了臥室,關門,陷入詭異的沉思。

-

淩晨四點,祝遙遙被電話吵醒。

溫寧嗓音詭異,“遙遙?”

“唔,我這是在哪兒?”祝遙遙頭痛地睜開眼,“靠,溫寧你這是把我扔在酒店自己回家了?好,我終究是錯付了你!”

“......”現在這些不是重點。

祝遙遙起床看到鬥櫃上亂七八糟,昨晚模糊的記憶湧入腦海,她迷糊笑,“我做夢好像看到有對男女在我麵前打啵兒,好大聲誒,寧寧,不過他們關鍵時刻也不脖子以下就走了,是嫌我冇付費麼?”

“............”

溫寧鎮定了一下臉色,鐵青道,“祝遙遙,我有要緊事。我可能發現了一個驚天大陰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