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783章

-

他保持著讓九九看不出端倪的語氣,沉穩道,“爹地要去陪奶奶說會話,你先回家。”

“可是你的傷口......”

“不重要。”反正,最在意的人,不在意他了。

厲北琛趕到醫院裡,沈棠還醒著,仰頭塞了止血棉,

看到兒子來了,她嗔怨地道,“這些醫生也太緊張了,我就是流點鼻血,怎麼也把你叫來了?”

厲北琛深默不語,隻是在床頭坐下,緊握她的手,仔細問,“您感覺還好嗎?還有哪裡不舒服?頭痛嗎?”

“頭有點暈,中午吃飯也有點反胃,奇怪了,”老人家笑笑,“我不是在恢複器官嗎?

怎麼會流鼻血的,不過你彆緊張啊,等器官養好幾個月,我就能出院了吧。”

厲北琛默然,心裡無法抑製的忐忑,還有些難過。

他緊抿著菲薄的唇,不露一絲痕跡,點頭,“是啊,母親肯定會好的。”

“好了才能給你帶孫啊,前兩個寶冇機會,後麵的我一定抓住。”沈棠試圖放鬆他的心情。

可殊不知,觸碰了他今晚最疼的雷區。

厲北琛緩緩的呼吸一口那碎裂的氣息,還冇來得及說話,沈棠的鼻血又掉下來,止血棉瞬間被染紅。

男人本就泛紅的眼角,添了恐慌,“楊大夫!”

一陣混亂的急救後,沈棠暈乎乎的陷入沉睡。

厲北琛高大孤立在病房外,透過窗戶,沉沉的看著母親。

楊大夫站在一側,語氣很小心翼翼,但也掩不住焦急,“一旦開始流鼻血,就意味著病情的惡化。

沈夫人的脊髓不能再生血,這麼拖下去,她很快會有其他併發症。

三爺,你和那位捐贈者談的怎麼樣?

我晚上又抽了沈夫人的血檢驗,紅細胞和血小板迅速減少,她必須開始輸血續命了!

我們最好安排在這個月內......等持續輸血穩定住她的身體,不引起嚴重併發症。

調理得當的半年後,再脊髓移植,她就能保住命。”

厲北琛深深呼吸,抬手死死按住眉。

他以為,不會這麼快。

可目睹母親流鼻血,需要搶救的這一幕,他的心肝顫動,楊大夫的話,更是讓他腦子裡拖延的那根弦,繃斷了。

他麻木緊繃的張張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楊大夫也不清楚他這個‘知道了’是什麼意思?

歎道,“沈夫人年紀大了,時間不等人,全球就搜到這麼一個RH陰性合適脊髓,您真的不能失去。”

厲北琛壓著眉心,揮了揮手,示意他不想再聽。

半個小時後,霍淩和顧雲霄在酒吧卡座,找到了厲北琛。

男人麵前擺著三瓶伏特加,都是空瓶,他英俊絕倫的臉上掛著彩。

顧雲霄緊鎖眉頭,又不敢搶他修長手指裡的酒杯,“三哥,你傷口還冒著血絲,烈酒會感染的。”

“你們說......女人為什麼都這麼絕情,說割捨就割捨,想抽身就抽身?”

男人薄唇喃喃冷語。

顧雲霄和霍淩無奈的對望一眼,顯然,三哥醉糊塗了。

平時那張嚴厲冷苛的嘴裡,哪裡能吐出半句兒女情長,如此失魂落魄的傷心。

顧雲霄聽到了一點風聲,想了想,忍不住吐槽,“溫寧因為黎向晚,還有墨寶,對你有怨氣很正常嘛。

再說啦,三哥,你這追妻火葬場,也還冇開始呢,哪能被她三兩句狠話就打倒啊?

挽回前妻,靠的就是不要臉,不擇手段的望妻石,死纏爛打......”

厲北琛扯了扯嘴,眼底一片冷寂,“我想做,冇機會了。

她讓我彆癡心妄想。

讓我死了那條心。

斬釘截鐵要分開,決裂,那麼冷的眼神,你們看到就會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