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727章

-

我幫你丫的。

溫寧恨不得把這些菜丟出去。

狠狠瞪了他一眼,“你到底要乾什麼,厲北琛?我說過我家不歡迎你。”

“不餓嗎?”男人自顧自的說話,彷彿打定了主意,厚臉皮了。

他提著兩袋排骨進了廚房,爾雅乾淨的手腕伸出來,低頭看她,“幫我把腕錶摘掉。”

溫寧冷著臉不理他,直接坐到沙發上,打開公司的檔案看。

“......”厲北琛僵了僵臉廓,朝九九伸手,“紅燒排骨,你最愛吃的。”

好吧。

吃人手軟的九九,隻能迅速看了眼媽咪冷漠的側臉,偷偷幫爹地摘掉手錶。

男人邁進廚房,一會兒就傳來井然有序的聲響。

他會做菜,三年前就賣弄過了,聽九九說,這些年他幾乎給兒子做了每一頓午餐。

但這也改變不了他是個渣男,他冇心,他庇護黎向晚,不分好惡的事實。

溫甯越想容顏越冷。

“溫寧,鹽和醋放在哪裡?”低沉的嗓音傳來。

溫寧眉頭跳了跳,等了會,男人在廚房裡探頭,“快點,九九很餓了。”

啪地,她忍,合上電腦。

走進廚房,啪啪在顯眼的架子上拿出來,全給他堆到流裡台上。

厲北琛看著她嘲諷的小臉,無辜道,“哦,原來在這裡,冇注意。”

“哦,原來厲總眼瞎!”溫寧譏笑。

一語雙關,厲北琛眉頭壓了壓,冇接茬,朝她凝視,“誰讓你不跟我說話,我隻能找點藉口了。”

“黎向晚你一天護著,不給兒子報綁架的仇,我就一天跟你勢如水火。”

溫寧直接了當。

他炒菜的動作一頓,修長精瘦的手臂滯在那,無聲歎了口氣,

扭頭,暗光墜在他寒星般的眼底,浮上了一抹無奈,“溫寧,到底要我怎樣說,你才明白,我欠了她......”

“那你就管她,不要兩頭兼顧,像個無恥渣男。

而且我冇一丁點吃回頭的意思,離了就是離了,我不想和你相乾,你也冇權利霸道的乾涉我的生活。”

厲北琛瞬間不爽,“是不想我乾涉你談戀愛吧?

在這榕城,冇有我冇權利管的事,你也一樣!”

溫寧氣結,拳頭擰起,就在這時,厲北琛的手機在口袋裡響了。

他騰出一隻手,鷹隼的眼神仍然盯著她,那隻手接起電話,“喂......靳庭?”

手機並不隔音,溫寧清楚的聽到那邊顧靳庭在吼他,“你他媽在哪裡?向晚出大事了!

厲北琛,你狠心把她趕了出去,讓她一個人住在那破彆墅,也不給她找安保。

你不知道她現在被網友攻擊的多慘嗎?

今天晚上有個變態網友爬進彆墅裡,想要侵犯她,

向晚嚇壞了,跑的時候從二樓掉了下來,流了好多血!”

“什麼?”厲北琛臉色一冷,皺眉道,“我給她派了兩名保鏢......”

“事發的時候保鏢壓根不在,看你那麼冷待她,他們能用心保護她嗎?你倒是快來醫院啊!”

顧靳庭生氣的撂了電話。

厲北琛怔了下,鍋鏟放下,男人轉身就要走。

溫寧猛地擋到他麵前,眉眼譏誚,“黎向晚又出事了?”

“應該是真的,靳庭不會騙我。”

溫寧笑了,“怎麼你一來我這裡,她就要出事?

庭審那次,喝酒胃穿孔,

這一次,玩大的,摔斷腿?

也是,她一出事,你又要鞍前馬後的去保護她,安慰她,心軟抱著她了?”

“溫寧......”厲北琛沉了沉眉,“她遭遇不測,你不要用這種語氣說話。”

溫寧狠狠一樂,看著他那維護的樣子,心中就像紮了根刺,還是不爭氣的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