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639章

-

“啊......”黎向晚痛不欲生了,鼻孔在水裡,劇烈掙紮時,嗆進肺部的全是肥皂水。

溫寧一陣痛快,殺光湧現,“如何,痛嗎?能跟你講武德時,我他媽講什麼道理?

三年前墨寶出生落海,哮喘就是你害得,三年後你殘忍地再次想殺他!

我的兩個孩子,你再敢動一根手指,總有一天我要扒你的皮,喝你的血......”

“你之所以跑來這麼對我,還不是冇有證據?你奈何不了我......”黎向晚撲騰著冷笑,

迅速抓住要害威脅道,“難道你想讓三哥知道另一個野種的存在嗎?我猜你並不想,那麼,這起案子你隻能忍氣吞聲,嗬嗬......”

“是嗎?”溫寧也提唇笑了,手一晃,亮出銀針,“忍氣吞聲這四個字,三年後不在我的字典裡!”

銀針的針頭,調向黎向晚的雙眼,逼近隻有一厘米,黎向晚慌了,大叫,“三哥,三哥救命,溫寧要刺瞎我!”

厲北琛吩咐大廚給九九做了營養餐,剩餘了一份,他讓保鏢送來給黎向晚。

保鏢卻在病房門外聽見叫喊,立刻扭頭去叫厲北琛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男人走來病房門前,聽到裡麵有異響,他一雙鋒利的眸子朝窗戶裡看,陡然臉色一變。

推開門,“溫寧!”

男人的冷喝讓病房裡短暫一靜。

緊接著響起黎向晚委屈至極的哭聲,“三哥,你快救救我,我不知道溫小姐為什麼要殺我!”

厲北琛眸光暗冷,盯著黎向晚病號服上滲出的血跡。

她一張臉烏黑髮紫,還有嘔吐的穢物,整個人狼狽不堪,素顏的臉更是奇醜無比。

厲北琛皺了下眉,快步走過去,扶住快要摔下床的女人,抬眸寒視溫寧,“你在乾什麼?”

“乾什麼你看不到嗎?”

對比他的怒問,溫寧更冷,銀針在空中晃出冷厲的弧度,竟叫黎向晚害怕至極。

她毫不掩飾自己所作所為,一腳踢開水盆,譏誚盯著口吐泡沫的黎向晚,“黎小姐自稱綁架中救了我兒子,我來感謝呀,給她幾針幾拳頭,讓她嚐嚐我兒子受過的苦。”

她話指墨寶。

黎向晚知,而厲北琛不知。

兩個女人的戰爭,黎向晚萬不能挑明,也知道溫寧不會挑明。

看得厲北琛雲裡霧裡。

他盯著夾槍帶棒,為非作歹的溫寧,“保鏢,給我控製住這個女人。”

“嗚嗚......三哥,她用肥皂水嗆我,還想把我刺瞎,你快叫醫生給我洗洗胃。”黎向晚哭得撕心裂肺。

厲北琛收回冷光,抱起黎向晚出去找醫生。

溫寧盯著他的背影,隻覺得麻木的心一次次被挖開,連涼意與心冷都是麻木的。

墨寶還躺在病房裡,剛做完手術,他到底知不知道?

渣爹?果然是渣到無可比擬啊。

她冷冷的收起情緒,銀針刺進四五個保鏢的胳膊裡,保鏢冇有得厲北琛的命令,自然不敢對她動手。

幾下就被解決得不能動彈,溫寧闖出病房。

不料手腕倏地被去而複返的男人強力扣住。

“你鬨夠了冇有?真想讓我把你丟進警局?”厲北琛冷酷的把她按到牆邊。

“怎麼,打了幾下你的向晚,心疼了?”溫寧彎唇嘲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