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569章

-

車廂裡沉默了好一陣。

墨寶感覺爹地的情緒像是一片深海,藏得很深,可又莫名潮濕,令人有些難過似的。

就連森洋都握著方向盤,表情微變,儘量將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。

過兒好一會兒,厲北琛拾起那顆掉落在座椅上的香菸。

儘量穩住低沉冷酷的嗓音,男人冷漠的反問兒子,“九九,是讓你問這種問題的?”

“當然是我自己想問的嘛!”

厲北琛反過來看了兒子一眼,他瞭解九九,他是個單純冷漠小混蛋。

心思如何會這麼細膩?

男人沉默了會,低沉問,“是不是你跟她見麵,她教唆你這麼問的?”

“不是,不是媽咪!真的是我自己猜到的。”

墨寶有些著急的辯駁,他不能讓媽咪替他背鍋。

“你猜的,你憑什麼這麼猜?你纔多大,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。”

厲北琛犀利的質問,避重就輕的教訓。

卻不料墨寶並不是九九,通常被爹地訓了,九九會噘嘴冷哼,不屑地閉嘴。

墨寶卻直接開口,能言善辯道,“我憑什麼不能這麼猜?

爹地你若是對媽咪從前一點感情也冇有,你今天看她的眼神,不會那麼生氣,那麼深。

你好像很討厭她,卻對我珍視緊張,如果是一個你不愛的女人生下的孩子,你會這麼重視嗎?”

厲北琛薄唇微抿,越抿越緊。

這三年,有些他刻意忽視的秘密,居然被一個三歲半小孩無情洞穿。

他冷嗤,臉上掛不住般,可眼神又徹底陷入了深沉黑暗裡。

閃過疼痛,久遠的,恍惚又甜蜜的記憶。

男人此時似乎卸下了一絲冷硬的偽裝,他的側臉在幽暗的氛圍裡,稍顯出難見的寂寥與脆弱。

“爹地......”墨寶敏銳的察覺到,爹地的情緒更陰沉了。

“小少爺,您不該問的,不要問了。”前麵的森洋,見厲總此狀,小聲勸道。

三年前厲總與溫小姐恩愛的那些短暫的日子,也浮上他這個下屬的腦海。

那時候的厲總,是真的很寵溫小姐啊,是打算與她共度一生一世的。

可後來,溫小姐的舅舅回來,溫小姐被迫做了背叛厲總的選擇,一切就都變了。

所謂信任的圍牆,築起來難,但摧毀起來卻容易。

當厲總腹背受敵,母親沈棠又變成植物人,溫小姐是證據所指向的凶手時。

哪個男人也無法做到,隻顧兒女情長。

更遑論,厲總與沈棠夫人的親情,是相依為命的!

再後來,加上黎小姐見縫插針,溫小姐又爆出與李承聿出軌。

那始終,也是厲總心裡的一道刺......

就在森洋回憶的時候,男人非正麵的回答了兒子剛纔第一個問題。

他語調冷沉,夾雜著不易察覺的黯淡,“九九,你將來會成為一個男人,爹地給你一句忠告。

切莫誤入情海,你深愛誰,誰就有武器傷你最深!

不要給她這個機會,爹地算前車之鑒。”

厲北琛說完,眼神陷入冰冷之地,所謂愛之深,恨之切,那並不是一句空話。

這三年,無數個無法入眠的夜裡,厲北琛深有體會又惱恨。

可他,始終無法象溫寧那個絕情的女人一樣,遺棄孩子,遺棄他。

他想恨著她!寧願這般,不放過他自己。

因為隻有恨,才能將他與她再度聯絡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