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548章

-

厲北琛一愣,回頭,幽深看向客廳裡。

“你故意告訴她昨晚我們在酒店?”厲北琛咬牙,想捏死這女人。

“我纔沒那個閒心!你不如問問她私家偵探怎麼收費的。”

女人聲線輕漾,“至於我和瑞天,就不勞厲總操心了,我們都會好好的!”

她利落掛斷,隔著電話厲北琛都能感覺到她語氣的俏皮,辮子翹得老高。

他莫名哼笑一聲,臉沉下來,看她怎麼自救。

不知死活,他一聲令下,那幫股東今天不會放人。

遲早,她還會打電話來求饒,那時候,他一定讓她哭!

-

厲北琛走回客廳。

黎向晚盯著他這個電話打得很久,而且情緒多變,根本不似平常冷漠。

她捏緊手,不禁試探笑,“三哥,是誰給你打電話呀?”

厲北琛望向女人,想到剛纔溫寧的話......他遲疑的問道,“向晚,你今早跟蹤我去了會館的酒店嗎?”

黎向晚猛地一震。

更加確定剛纔那個電話就是溫寧打來的。

她還告了狀,這個賤人。

此時,她隻能猛地紅了眼眶,掩麵哭泣起來,傷心道,“三哥,我也不想的,可是溫小姐回來後你連著兩萬都不歸宿,我真的好怕失去你,我隻好拜托何欽去找找你,結果何欽說看見你帶著溫寧在酒店裡......”

“我今早就冇忍住,偷偷的去了,我是不是好傻?”

厲北琛看著她哭泣的樣子,他有些懊惱,“我隻是喝醉了,我和她冇發生什麼,抱歉!

再說,你怎麼不早告訴我?”

“我怕你生氣,我說過我要信任你,可是你和溫寧的一次次接近,讓我心慌了。”

黎向晚卑微的啜泣,厲北琛心軟了,給她抹淚,低沉問道,“溫寧說你打她了,你冇受傷吧?”

三哥這話是袒護她,但也有點起疑的意思。

黎向晚迅速苦笑道,“我打她?溫小姐真是能說會道,你忘了她在洗手間把我打成什麼樣了嗎”

厲北琛一頓,也是,溫寧有拳腳,向晚柔弱得很,怎麼會去打溫寧。

隻是,

“她還說,是你唆使瑞天的股東找她麻煩,向晚,有這回事嗎?”

剛纔,若不是向晚提起股東綁架溫寧的事,連他都不知道......

黎向晚的眼淚掉出來,掩飾慌亂,辯駁道,“三哥,你要信她的話嗎?

溫小姐在說謊這方麵,三年前就劣跡斑斑,我真不知道她為何要誣陷我,

其實我隻想默默守著你和九九,她一再咄咄逼人,我也隻能忍了,我不想失去你。

這份心,你還懷疑什麼呢?”

女人哭的柔弱可憐,一想到她這麼多年的喜歡和守候,厲北琛驟然清醒。

這三年,他努力想愛上向晚,他以為他是成功了的。

直到那女人回來,他的心神就有點被打亂。

這一切都是溫寧挑撥蠱惑。

厲北琛抿唇,再次懊惱,怎麼會因她的幾句話,就懷疑向晚呢。

“對不起,這種愚蠢的問題我不會再質疑你了。”厲北琛閉眼,狠狠將溫寧可惡的影子逐出腦海。

連同她塞給自己那張車子刮花的賬單,也扔了。

黎向晚在他懷裡,勉強穩住氣息,眸色陰涼。

下午四點,森洋快步走進了彆墅——

來到厲北琛身邊,報告道,“厲總,瑞天各股東們手裡的股份,突然被神秘人收購走了。”

“什麼?”厲北琛銳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