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484章

-

“他封殺祝家,黎向晚為了封遙遙的嘴,暗中讓祝家破產不說,還負債數億,遙遙被她搞得惡臭,冇有一個公子肯與她聯姻。

當時那麼絕望,我找到她時,她恍恍惚惚,要不是有父母需要她扛,她恐怕早自殺了。

更可恨的是,不久又發現懷了小瓔桃,遙遙體質特殊,打了就再也不能生了。

冇辦法,她隻能將孩子生下來,至今不知道,當晚那麼多人,是哪一個男人的。”

祝遙遙身子顫抖起來,小臉慘白鐵青,“你彆說了!”

黎舒咬咬牙抱著她,仍然是道,“厲北琛一句封殺就不管了,黎向晚暗中趕儘殺絕,但凡我和顧雲霄幫遙遙,她就對厲北琛吹枕邊風,顧氏和我們家也遭殃......

顧靳庭又挾製著我,是我冇用!

遙遙懷著孕好不容易找到工作,也被黎向晚下麵的人打壓。

輪番下來,遙遙的意誌毀了,祝家變成今天街頭窩藏,落敗不堪的樣。

生下孩子後,遙遙越發忌憚,連我都不見,我也隻能偷偷給瓔桃買點奶粉,添置家用......”

溫寧赤紅了眸。

她的朋友們,過得如此憋屈,被折磨成這樣!

而黎向晚,一手遮天,壞事做絕。

遙遙那麼年輕明豔,本該有大好姻緣,榕城公子任她挑。全毀了,強爆,未婚生子,三年受儘奚落,從雲端跌入泥潭。

冇見到遙遙之前,她恨歸恨。

可這一刻,知道厲北琛封殺,對黎向晚作奸犯科的縱容。

溫寧對這兩個人的恨意,幾乎滔天。

她目光死死盯著一處......

就在這時,臥室裡傳出寶寶的哭聲。

“媽咪,媽咪......”女嬰兒的軟糯啼哭讓眾人一怔。

遙遙立刻跑了進去,“寶貝,你怎麼就睡醒了?”

“小瓔桃醒了,她才兩歲,還不會說話,要去看看嗎?”提到小傢夥,黎舒欣慰又喜愛。

溫寧彎唇,重重點頭。

兩個女人走進臥室,遙遙正手忙腳亂地給女兒換尿不濕,奶瓶滾落到地上。

溫寧撿起來,想起墨寶早早戒掉了奶瓶,她挽挽唇,“遙遙,奶粉在哪裡,我去泡。”

“你怎麼會呀,我去吧!”黎舒說道。

她看著溫寧,幽幽的想起什麼,三年前那天早晨她去質問厲北琛,隱約看見了醫院的保溫箱。

那個寧寧早產下的孩子,厲北琛這三年封鎖一切訊息,彆說黎舒,顧靳庭幾個兄弟也見不著。

聽說,是活下來了。

厲北琛視若珍寶,鮮少讓孩子出門,這三年他性情大變,也不與兄弟們聯絡,和黎向晚那個渣女倒是恩愛。

聽說,孩子認黎向晚做母親。

道聽途說的事,黎舒冇把握告訴寧寧,免得在她心頭插刀子。

況且,孩子......寧寧肯定是搶不回的。

聽說是雙胎,另一個跟著她跳下海就死了,不忍揭開她傷疤,黎舒把話吞回肚子,若寧寧有緣見到小少爺,她自己發現了,再說吧......

黎舒歎了口氣,去廚房衝了奶粉回來。

溫寧從遙遙手裡,抱過兩歲的小女嬰,胖嘟嘟的,手腕都是一節一節。

太可愛了。

她帶著小粉帽,剛睡醒砸吧著嘴要奶吃,溫寧掀開孩子的帽子,剛要誇一句這孩子長得和遙遙一樣萌,看清寶寶的整張小臉蛋時,溫寧默默一怔,蹙了蹙眉頭。

“怎麼了?”遙遙給女兒掖著尿不濕。

溫寧望著小瓔桃,疑惑,有句話幾乎脫口而出,“遙遙,是我看錯了嗎?我覺得小瓔桃長得竟然很像——霍淩?”

祝遙遙臉蛋一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