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469章

-

李承聿遞來一張紙條,“你嘗試聯絡一下,這幾年祝小姐不太肯與我們聯絡,她怕拖累我們。她一家都是東躲夕藏,因為那人一怒之下,全榕城排擠祝家,他們過得不好。”

女人眼眶微紅,李承聿走後,她立刻打電話,惴惴不安等接通。

可那邊,並未有人接。

想當年,祝家雖然不是名門,那也是家財萬貫,遙遙是被她狠狠拖累了,因此生下來曆不明的孩子,毀了一生!

這是她最重的一個仇。

溫寧抱著那張紙條,徹夜無眠......

-

清晨,黎向晚從男人的懷中醒來,

感受著他強有力的呼吸,健美緊繃的胸肌,成熟不已,她臉紅心跳,隻想將他擁有。

可是,她卻無法靠近……試問哪個女人能好受?

她躲在被子底下的紅唇咬緊,仍不甘心般,充滿期待地翻身,朝他的腹肌吻上去,手慢慢......

“向晚,你在乾什麼?”初醒的男人嗓音,低沉性感,沙啞致命。

卻泛著一層冷意,手也猛地被大手抓住!

黎向晚嬌羞的咬咬唇,抬起酡紅的臉頰,緋色生香,“三哥,我最近看了些書,上麵說男人早晨精神好,要不,我們再試試吧,不然,我們何時能結婚再要個寶寶啊?”

她心急,眸光水漣漣的撲了上去,趴著他的胸膛不肯離開。

厲北琛睜開修長湛黑的眸,看了看屋頂,似是發怔。

半晌,男人精緻的濃眉微皺,推脫不過她,健臂抱著她翻了個身。

他性感撩人的長腿,簡直致命,黎向晚臉紅心跳,閉著眼睛……

可是冇過一會,男人乾嘔的起身,牴觸明顯,他薄唇緊抿,望著早已傻掉僵硬的女人。

他撫了下她的臉,低磁懊惱道,“sorry,我不知道怎麼了,我也想讓你高興......下次再試試吧!”

然後起身,毫無留戀地踱步進浴室。

黎向晚不甘願的抬頭,望著他修長挺拔的背影。

明明是那麼一個矜貴完美的男人,明明他滿足了她身為女人的一切幻想,光是望著他俊美無比的臉,呼吸一下他的氣息,她都渾身泛紅,可他為什麼,三年了,一接近她動真格的,他就這樣?

黎向晚氣得起身,看了眼自己性感的吊帶裙,更覺諷刺。

這三年,這種和尚日子,快把她逼瘋了!

很早以前,她就和男人有過了,後來為了接近三哥,她裝的無比純真,杜絕異性靠近。

可那是幾個月的時間啊,她原本以為那一年害死溫寧後,她很快就能占據三哥的心,與他恩愛朝朝暮暮。

哪成想,他隱疾了,這一病就是三年!

有時候看著他無動於衷的樣子,她真的很想轉頭找個男人。

哢噠,浴室的水聲停了,毛玻璃映著男人偉岸的軀體。

黎向晚幽怨又心癢癢,趕緊撿起地上砸的到處都是的枕頭,裝作溫婉賢淑的走過去,“三哥,我給你遞毛巾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