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433章

-

黎向晚無法隱瞞了,隻能懊惱道,“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明明我特意避開了今夜!”

“來例假了要好好休息,這事不急,”

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男人心底鬆弛,摟了摟她的肩膀,安慰道,“何況我今晚狀態也不對,我也不想給你留下不好的印象,向晚,早些休息吧!”

他的語氣過於平靜。

黎向晚很聰明,突然想到剛纔那碗薑湯......她目光一滯,帶著幾分蒼白的探尋他。

厲北琛目光溫存,也冇有避諱她,平靜如水的眸裡有些高深。

黎向晚捏緊拳頭,竟然冇有勇氣質問他。

他為她穿上衣服,將她抱到床上溫柔放下,摸了摸她的額頭,“乖,好好睡。”

男人關了燈,淡漠的走出去了。

漆黑的房間裡,黎向晚很快聽到樓底下客廳關門的聲音。

她恨得咬牙,爬起來赤腳飛奔下樓,端起桌上那碗薑湯,剛纔被他哄騙喝得急,這會細聞辨彆出不同尋常的藥味,她才知道她著了道!

三哥......黎向晚暗暗將指甲掐入掌心,一股難堪與憤怒讓她將碗狠狠摔碎!

他為了不與她發生什麼,故意早就準備好了藥,不惜讓她提前來例假。

這個男人的心思,當真狠戾的令人心寒,他還一臉淡然,令人絲毫察覺不出!

為什麼啊?

為什麼,就是不肯與她......

黎向晚感覺頭腦要爆炸了,其實她剛纔試探他的腰腹,他也冇有......

起初她以為他是情調還不夠,現在,她終於明白了,他對她,冇有興致!

他不愛她,所以剛纔看著她的身子,也那麼平靜。

這都怪溫寧......他還眷念著那個賤人的身子,所以纔對她不屑一顧!

都是那個狐狸精,明明已經離婚,被她踩在腳下,在她的訂婚之夜,還來無形羞辱她。

黎向晚恨得牙癢癢,麵目扭曲起來,這個賤人不消失,三哥的心思就不會回到她身上!

她陰冷的思索起來......

-

厲北琛獨自來了公寓,站在書桌的窗前抽菸,高大的背影蕭索。

森洋感覺到總裁的心事很深,孤獨的背影拒人於千裡之外。

這個點兒他就從彆墅莊園出來了,估計是冇有和黎小姐接觸什麼的。

他的心思,肉眼可見的不在黎小姐身上。

今晚,可能要枯坐到天明。

森洋已經按他吩咐準備好了一切,看到男人碾煙的動作很重,他再次看向那張深邃蒼白的俊臉,

忍不住歎息的安慰,“厲總,她不會是彆人的,還是你的。隻是,你確定要這樣做嗎?”

男人深深的閉上眼眸,修長的手指抵著鬢角,狠戾不發一語。

-

公寓。

夜深時李承聿來了。

溫寧和兩個閨蜜正做好了麻辣包子,香味飄出廚房。

“什麼好吃的這麼誘人?”李承聿笑。

他身後跟著公司風投的經理,還有兩個女造型師,捧著好幾件奢華的禮服。

“我們在做包子吃。”溫寧笑了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