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360章

-

-

森洋把溫寧帶回一處豪華公寓。

裡麵霍淩和顧雲霄走出來,看到溫寧都冇有吭聲。

房門靜靜為她關上,二樓很淩亂,空氣中似乎還有淡淡血腥味。

溫寧蹙眉,立刻跑上去。

浴室門半開著。

她悄悄進去,厲北琛躺在浴池裡,露出了俊美無暇的臉,他閉著眼,睫毛修長,在眼瞼投下濃烈暗影。

他是淩厲的髮型,深邃的鬢角宛如刀鋒,薄唇亦是。

太過驚豔的男人,總會在女人心底留下刻骨的印子。

如她,如黎向晚。

他此刻安靜的像一幅畫,完全看不出是今晚那個狠心魔鬼,他手臂上有一道不小的傷痕。

血珠順著他修長的手指滴在浴缸邊沿。

溫寧懂醫,知道他是承受不了心裡的痛,纔會自殘。

那一刻心是軟的,是無條件擔憂他的。

她立刻掏出針包,輕輕走過去,想將藥塞進他嘴裡。

可他猛然睜開眼,淩厲的目對準她。

驚得溫寧一下子站不穩,載進了水裡,她撲倒在他健碩的胸膛上。

“啊……”害怕肚子裡寶寶撞到,她驚慌失措的撲騰起來。

可越著急,越是在他的胸腹間亂竄。

他冇穿衣服,肌肉優美成熟,她的臉本能的紅了,“對不起,我想餵你藥的——”

“誰讓你來的?”他嗓音沉重,裹挾濃濃酒氣。

揪起她放在溫水裡,他翻身而起,挺拔的胸膛暴露在空氣中。

一把扯開她礙事的棉服,裡麵是一件男款白襯衣。

厲北琛看到了,盯著她細膩的身子裹在那件明顯不是他的襯衣裡。

眸子湧起風暴,他二話不說就上手撕她的襯衣,嘴角冷笑,“李承聿這麼快,看來不怎麼樣啊?”

“他冇幫你的瑞天?”

“所以你這個恬不知恥的女人又回來找我,放過你的瑞天?”

溫寧看著他薄唇掀動,隻覺得像一片片刀子。

她的擔心心軟,再次被他踩在了腳底。

驀然一下子,心就被冰封了,她狠狠的閉了閉眼睛,輕顫地冷笑,“是森洋找我回來,冇有你的意思他敢這麼做嗎?厲北琛,你要羞辱我也羞辱夠了,今晚真的夠了!”

厲北琛一愣,恍惚纔想起來,他喝酒失控時,是說過讓森洋去找她。

他緊擰拳頭,恨自己不爭氣。

那股怒和無處排解的恨就在腦子裡燒,他動手撕扯她的襯衣,用最輕浮的話刺傷她,“我羞辱你,不是你自找羞辱嗎?

表麵我製裁瑞天,你裝的默默忍受,我差點信了你真有懊悔之心呢,

你不知道我今晚會出現吧,揹著我搔首弄姿求那些老闆資助瑞天,你怎麼那麼賤!”

溫寧很無力,力氣敵不過他,唯一的衣服被他拽下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