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332章

-

-

臨離開醫院前,黎向晚叫來助理何欽,眼睛一沉,“你立刻把昨晚三哥病房外的監控全處理掉。”

森洋看到了溫寧,不管他確不確定,都可能是隱患。

她絕不能讓任何人發現,溫寧是四年前那晚救三哥的人,隻有溫寧能治好三哥,這件事。

眼梢吊著笑意,黎向晚冷冷發了條簡訊給溫寧。

-

溫寧昏睡了兩個小時才醒來。

肚子依舊隱隱作痛。

祝遙遙冇好氣地說,“醫生說你的胎盤位置又低了一些,你不能隻顧孩子爸,不顧孩子啊!你剛纔為什麼哭,還自虐的吃那麼多糖餃子?是不是厲北琛不接受你給他治療?”

“他不相信是我守了他一夜。”溫寧委屈,自嘲,“是我自作自受。”

手悄悄摸上肚子,她低低說,“對不起,寶寶......”

忽然,手機傳來簡訊響聲。

她打開一看,是匿名的號碼,【你看到三哥吻我了吧?自取其辱得不到任何信任的滋味怎麼樣?】

毫無疑問,是黎向晚發來的炫耀。

見縫插針的設套,在厲北琛麵前充當救治者。

溫寧冷笑,不急不緩回過去:【你治不好他,所以找我頂替,你覺得這個秘密你能守多久?】

發完她就關掉手機。

黎向晚有句話說對了,她不在意邀功行賞,隻要能治好他,在他心裡認為是黎向晚,也無所謂了。

“遙遙,”溫寧爬起來,用筆寫了一串中藥清單,“你去中藥房抓這些藥,讓他們製成藥丸,然後送到厲北琛的病房,他癔症冇好,現在他不會讓我鍼灸,你想個法子把藥混進去讓他吃下。”

祝遙遙歎了口氣,立刻去辦。

不一會兒,黎舒來了,照顧著她時,眼神有些欲言又止。

“怎麼了,舒舒?”溫寧憔悴抬眼,最近發生的糟糕事太多了,她很擔心。

黎舒也冇隱瞞,“昨晚厲老爺子厲二少在醫院堵了半宿,顧靳庭他們再怎麼防,厲三爺精神病的事還是被記者捕風捉影捅了出去,今天的新聞就鬨得沸沸揚揚,厲北琛曾是掌控榕城商界的大佬,一時間他的名聲跌入穀底......”

溫寧的臉色發白,她立刻道,“你打開電視,我看看新聞。”

黎舒知道遲早瞞不過她,隻得打開牆壁上的電視,調到財經頻道。

正在這時,祝遙遙失望而返,跑進來擰眉道,“寧寧,厲北琛不在他母親病房了,也不在這家醫院裡,他已經離開了。”

“什麼?”溫寧大驚,手指微緊,“他的癔症發作很嚴重,怎麼能在這時候離開醫院的治療呢!”

祝遙遙歎氣,“我剛特意去腎臟住院部問了,黎向晚也一併不見了。”

溫寧聽了,心口堵得厲害,黎向晚陪在他身邊嗎。

她雙目漸漸無神,好像幽深的洞,自嘲一笑,“他還病著卻要離院,是不是嫌惡我的糾纏,迫不及待要避開我?”

“你彆這麼想!”黎舒趕緊道,

她看向財經新聞,理智分析,“現在局勢對他極為不利,跟你沒關係。記者來過醫院,肯定會再來,他當然不能再留下把柄,接下來的日子,對他來說會更難——”

溫寧的目光隨之看向電視,她的眼神劇變。

財經新聞居然在直播,帝尊財團股東大會,正式任命厲南潯擔任總裁一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