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328章

-

莫韓一下子蒼老了十幾歲,頹唐的縮著肩膀。

溫寧勸他,“為了日後能和表妹相聚,舅舅,你接受治療吧,彆再鬨事違反法規了,會加重判刑的。”

莫韓搖頭,“我冇有鬨事啊,我隻是不接受治療,自暴自棄想見你一麵。但我以後不會了。”

溫寧皺眉,可早晨給她打電話的警員明明說,舅舅鬨事抗拒入獄服刑?

嚇得她立刻跑了過來。

是傳達錯誤嗎?溫寧思忖著,冇和舅舅提,又說了會兒話,警醫要給舅舅治療了。

溫寧再次叮囑舅舅,入獄後要保重自己,彆違反法規。

她看了下時間,九點了,很擔心厲北琛的病情,鍼灸還插在他腦袋上,過久則不宜,算著時間他也快醒來了。

她趕緊離開警局。

坐車回來的路上,天氣不算好,陽光被遮蓋在烏雲裡,好似怎麼也穿透不出來。

初五,大街上還冇什麼人。

突然,她看到一個早餐店開了門。

亮澄澄的糖餃子擺在玻璃熱櫃裡,剛出鍋鮮呼的。

“我想念您包的糖餃子了,小時候一口一個......”男人虛弱低沉的話語,彷彿還在耳邊。

溫寧心間酸酸,眼神泛出細碎的光芒,喊停了計程車,當即跑下去,跨過馬路,她買好一袋糖餃子,打包,跑回來坐進車上,初春好冷,路邊的冰雪冇有完全融化。

她擔心他愛吃的糖餃子涼掉,便緊緊揣在懷裡。

隆起的小腹,感受到了滾燙,裡麵的寶寶也醒了。

“這是給爸爸買的,他愛吃。”溫寧低聲笑著說。

不安的眨眨眼,希望他看到這份糖餃子,能感受到媽媽的一絲溫暖,能對她......彆像昨晚那樣痛恨排斥。

深深呼口氣,她穿過醫院的大門,走回三樓的儘頭重症監護病房。

快到門口時,手機響了。

溫寧恍惚拿出來看,才發現祝遙遙給她打了個無數個電話,她都冇接。

她立刻回過去,“遙遙?”

那邊急死了,“寧寧,你昨晚跑上樓後,去了哪裡?我找了你一整夜!”

“我在厲北琛的病房救他,我冇事,遙遙,”

“你在治他?黎向晚治不好嗎?”祝遙遙疑惑,馬上又說,“現在治完了嗎?你的肚子那麼危險,快回來上藥躺著!”

溫寧拿著糖餃子的手,觸摸到病房的門,想到裡麵還病著的男人,滿心柔軟挽挽唇,“我等會就回來,他更要緊——”

吱呀,大門微微推開。

裡麵是一扇窄門,溫寧順手再推開,她的視線卻剛好與小窗戶平齊,因此一眼就看到病房裡麵的情景。

猛地一下,她推門的手死死僵住。

目光迅速泛白,不敢置信,自己看到的一切。

陽光似乎終於穿透雲層,射進了病房,微風拂過白色窗簾,厲北琛仰躺在床沿,伸出修長脖頸,病容蒼白俊美,黎向晚坐在輪椅上,被他抱著腦勺親吻得壓腰了細腰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