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317章

-

厲北琛瞪著她,曾經令他沉迷的小臉,如今割得他心臟穿孔出血,疼痛也許此生都無法自愈。

心空了,就硬了,冷硬如磐石的穿梭著剔骨的風,“母親成了活死人,拜你所賜,我將一生痛苦。”

“你愛我?這是我聽過的最廉價無恥噁心的話!”

“對了,”他擒住她小小的雙手將她按到牆上,虎口掐上她的脖頸!

低頭森冷用最譏諷的嗓音說話,“你舅舅是來報仇,以為我殺了你外公?我得告訴你,當年你媽和你外公出車禍時,我路過救他們,但冇救活。”

“我和你外公,從來都隻有正常紛爭。你滿意了嗎?”

像是無數的刀霜利劍刺向了她,齊齊紮在心口上,溫寧僵硬如石。

她不可置信的腦海裡,遲鈍的,隻有那句:他當年救過他們。

所以,舅舅纔會看到那半片麵具落在車裡......!

為什麼?為什麼啊?

事到如今,在她傷害過他之後,才讓她知道真相。

他果然堂堂正正,從未掠奪侵吞!

為什麼命運要這樣玩弄人!最溫柔的刀,由他來刺向自己。

溫寧捂著心口,痛得幾乎快暈厥,一切都錯失了,一切都錯了......

厲北琛看到她那麼痛苦,痛苦的小臉幾乎扭曲,他的心臟好像能麻痹一點。

他甩開手掌,把她狠狠扔了出去,赤眸充血,形似魔鬼,“滾啊,彆再讓我看到你!我和你,隻剩下不共戴天。”

不共戴天......

溫寧摔在門口的地上,漸漸雙手捂著臉,淚水決了堤般不能停止。

肚子裡的寶寶好像也聽到了爸爸的話,傷心欲絕拚命的動著。

她一點點將自己蜷縮起來,狠狠地咬破了舌頭,那一刻痛的幾乎要窒息而亡,眼淚的縫隙裡,她遙遙看到病床上的黎向晚,朝她露出一絲涼涼微笑。

這是一個完美的圈套,舅舅複仇,黎向晚黃雀在後,利用舅舅的仇恨,佈下這一個天羅地網。

可她,不無辜,溫寧心碎的想,媽媽變成植物人,他該有多痛啊?

如果冇有舅舅綁架媽媽,一切都不會變成這樣。

是黎向晚,媽媽腎衰竭,肯定有蹊蹺!

溫寧死死地爬起來,抱著肚子跪在門口的地上,不死心的拍門,虛弱哭啞喚他,“厲北琛,你聽我解釋,求求你,我冇有傷害媽媽......”

‘嘭’的一下,撲通,她眼前一黑,終於再也支撐不住摔倒在了地上!

“少奶奶......”冬媽站在一旁,看到少奶奶白色的外套屁股後麵沾了血,她冷漠的表情到底是微微一變!

顧雲霄和霍淩也皺眉看了過來......

-

“寧寧,你怎麼把自己弄成了這樣?”有人把她乾枯的嘴強行撬開,塞入溫水。

溫寧緩緩無力的掀開眼,森白的光閃在頭頂。

“病人是孕婦,因外力撞壓有早產的風險,孩子五個多月了,又餓了三四天,再不靜養母子都有危險!”醫生嚴肅冰冷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