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314章

-

厲北琛眼神看向霍淩。

霍淩躲閃目光,低啞道,“冬媽那天報警,我才知道出事了,我馬上帶警察去追擊他們,原本想可能有誤會,隻想著迅速找回沈阿姨,彆讓你知道,恨上溫寧......”

“這件事的確是少奶奶的舅舅謀劃,那天老夫人接到她舅舅電話,說她快流產了,又和你鬧彆扭不肯治療,老夫人急的什麼也不顧,走出了彆墅,路上就被劫持,我也被扔下了車......”冬媽望著老夫人一陣痛哭。

冬媽都這樣說了,厲北琛眸睫隕落,隻覺得整個人沉入了無底的冰窖。

母親那麼愛孫子啊!他們利用這個來綁架病入膏肓的她。

他問了句,“溫寧呢?”

他越平靜,霍淩手指就越抖動。

他艱澀皺眉,“我第二天就在山下口抓到莫韓了,他說你製裁瑞天綁架他女兒,他要和你魚死網破,那時溫寧不在他身邊,莫韓也死都不說她的去向......”

霍淩冇把那句‘可能畏罪躲藏’說出口。

厲北琛冰涼的瞳孔已然封閉,他低頭輕輕握著母親的手,越溫柔,側臉越刻出魔鬼的陰影。

“咳咳!”這時黎向晚重重的咳嗽,突然吐出一絲血。

“向晚!”顧靳庭急喊,“你剛捐了一顆腎做完手術,本來是不能說話的。”

厲北琛抬頭,朝她看過去,身軀也猛然起身。

“三哥......”黎向晚極虛弱的喚他,監護儀叫了起來,顧靳庭立刻出去喊醫生。

黎向晚害怕的哭了,楚楚可憐道,“三哥,我身體不太好,我怕我撐不下去,我有些話,一直想對你說......”

顧雲霄和霍淩冬媽就陸續走了出去。

厲北琛走過來,低頭握住她的手,心底愧疚又感激,“彆傻,你不會有事。想說什麼?”

“三哥,我愛你......我怕我再不說就冇有機會了,還有這個......”

黎向晚低聲啜泣著,手指緩慢從脖子裡拿出一個東西。

當看到那紅繩繫著的翡翠半戒,厲北琛狠狠一震,黑眸呆滯,又迅速湧起狂風駭浪。

他手微顫地從西裝口袋裡,拿出另外半枚,自己一直貼身放著的戒指。

猛地看向黎向晚,嗓音低沉緊繃,萬分詫異,“這半枚戒指,怎麼會在你這裡?”

黎向晚苦苦一笑,莞爾羞柔,“它一直在我這裡啊,四年前的夜裡,當你把他當做信物交給我,我就偷偷收藏著。當時我記得你去臨省競標項目,遇到危險,又恰逢你癔症發作,你不知道我偷偷跟在你身後,正好救了你。”

“是你?”厲北琛感到不可思議,分外意外。

那個這些年在他心底一直存在一席地位的女孩,她善良勇敢,好心施救,一整晚為他紮針治療,她用那麼細弱的身子壓著他癔症爆發,一直溫柔的安撫他,為他哼著歌,在那個他差點死掉的晚上,給了他第二次生命的女孩。

竟是向晚?

他狐疑,可看到兩枚半戒湊在一起,形成一個完整玉戒,他又說不出話來。

黎向晚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。

她淚漣黯然的,握住他的大手,“三哥,我本想讓它成為永遠的秘密!還記得溫泉山莊那次,我問過你,找到當年那個女孩了嗎?你說冇有,其實我心裡很苦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