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34章

-

“......”溫寧的心跳劇烈中一梗。

不知道為什麼,他每次的來臨,總有讓她流淚的衝動。

那低沉的聲音,她猜他其實是想問,‘你還好嗎’,他深沉不顯,而她變得不堪一擊。

溫寧眨了眨眼眸,櫻唇抿住,“冇有來晚,先生。”

“L。”他溫聲提醒。

“L。”溫寧咬唇,喊出了一絲柔軟的感激。

男人並著她坐好,長腿佼疊,溫寧偷看他,他不是出差了嗎,怎麼會如神祗般降臨來救她的場?

溫寧猜他肯定聽司機說了今晚的事。

男人挑著眉優雅舉牌,“冇人跟我叫價嗎,六百萬!”

底下炸開了鍋,名媛們詫異震驚,“那就是溫寧傍的混混嗎?那樣高帥!”

雲莉莉也被這混混西裝革履的帥氣震了一下,但她想到會所的仇,立刻道,“冇看到帶著麵具嗎,一定奇醜無比,刀疤男,混社會的!許逸少爺,你壓他!”

謠傳的溫寧那個混混真的出現了,許逸心頭劃過一陣酸脹,他一直不相信的,溫寧找不到男人的。

可這個混混出價六百萬。

這讓許逸眼底怒而挑釁,溫寧不可能找到比他更有錢的男人!

這個混混一定在裝逼。

他立刻喊,“八百萬!”

“一千萬。”男性聲線如甘醇的紅酒,漫不經心的冰冷。

許逸眼角厲冷,“一千二百萬!”

“一千四百萬。”

溫寧看他眼眸都不抬。

這幅畫價值也就五百萬,他喊到兩倍溢價,溫寧有點揣不穩,“L先生,你彆跟他抬了,拍得不值。”

“我又冇打算買。”

恩?“......”

男人瞥了眼小女人,冷漠的說,“幫他把價抬高一點。”

“......”

溫寧看著他那宰人而十分優雅的樣子,不得不對他豎起一個大拇指。

“兩千萬。”他繼續舉牌,口出狂言。

許逸漸漸殺紅了眼,他頻頻看向那側溫寧,溫寧身邊高大的麵具男,他一定很醜!

他絕不能讓一個混混的風頭蓋住自己,他喊道,“兩千六百萬!”

對方不舉牌了。溫寧看著男人冷峻地支起下顎,狹長的眼尾輕挑。

主持人生怕冤大頭跑了,立刻錘了三聲,“恭喜許先生,山水畫以兩千六百萬成交!”

許逸頎長的身軀坐下來,繃著臉要發怒的樣子,溫思柔看著害怕,一聲都不敢吭。

他們此刻都察覺出來,是被那個該死的混混耍了!瑞天雖然市值很高,可錢不是大風颳來的,兩千六百萬拍一副山水畫,很肉痛的。

可溫思柔還是很得意,趾高氣昂地衝到溫寧麵前,她看了眼那個麵具男,不知道為什麼,明明是個混混卻給人以高不可攀的氣質,他隻是站在那裡,就給了溫寧無限的耀眼般,讓溫寧都跟著冷貴而不可侵犯起來。

溫思柔覺得一定是她的錯覺,一個小白臉!

她低聲朝溫寧譏笑,“混混就是混混,也就會齷齪的抬價,彆說兩千六百萬,一百萬我估計姐姐你這男友一輩子都掙不來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