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284章

-

而他的體溫和眼神迅速開始變化,望著溫寧也很熱烈。

溫寧趕緊讓他彆動,迅速拿出針包,擰眉把他往衛生間拖,“李總,你快點衝冷水,我馬上給你下針,看你的樣子情況比較重,我不知道鍼灸能不能迅速起效......”

猛地一下,她被李承聿反拽手腕,溫寧一怵,看到他灼熱的眼神。

她反應過來,她剛纔不該碰他的手。

李承聿高大的身體一下子把她固定到浴室牆壁上,他理智全無的撲了過來,難受得厲害,“溫寧,我特彆熱,我......你快走開!彆給我下針了。”

溫寧也嚇了一跳,當即隻想逃開他。

可他行動上卻失控了,根本冇放手,反而一把將她掀翻帶入了浴池裡。

撲通的水花冰涼,將溫寧澆了個呆滯,她的針包掉進了浴缸裡,銀針散落浴池底部,她一邊掙紮,一邊想撿起針。

李承聿卻把她按向浴缸邊沿,身體碰到她的肌膚,還有她的香氣,他早已失去控製!

他溫潤的眼部通紅,踹著粗氣激狂吻下來,“溫寧,我喜歡你,對不起,我......”

“李總!你清醒一點,不行,李總!”溫寧急的掉眼淚,拚命掙開了嘴,他的薄唇侵向她的脖子,溫寧被按進了水池裡,她死死的去找銀針,終於找到一顆,她迅速下入他的脖頸。

李承聿震了一下,可男人力氣何其大,依然把她壓著想胡來,

溫寧被他攥得毫無力氣,豁出去般將他腦袋摔向浴缸,她趕緊找到銀針,白著臉再次下針。

終於,李承聿漸漸不動了,大手還撕著她的衣領。

溫寧小臉煞白涔涔,渾身濕透冷的哆嗦,迅速平靜了一下,將衣領扯出來,費力的把他沉重的身體放進浴池裡。

李承聿一直昏迷到早晨,溫寧不敢把針拔掉,怕他再失控。

一直到七點多,李承聿的下屬趕來救他們了,溫寧才讓他清醒。

這時,藥效也漸漸過了,李承聿蒼白著臉恢複了理智,

他警備地在房間裡找了一圈,找到一個在浴缸牆壁上的攝像頭,立即損毀,很是抱歉的看向溫寧,“放心,我會把攝像都查到損毀,不會對你造成影響,昨晚謝謝你救治,溫寧。”

“這是我應該做的,李總,您對我有大恩。”

溫寧聽他這麼說,也鬆了一口氣,害怕有引人誤會的攝像,傳到厲北琛那裡,就不得了。

她秀眉緊繃,迅速走向門口,“李總,我還有急事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你等一下,你的衣服濕透了,我找人去買新的了。”

李承聿追過來,看她那麼焦急得麵無血色,想到什麼心裡微微一酸,“你是趕著去警局吧?你可知道他的身份?其實冇有那麼容易出事,嚴家對他,也是斟酌寒戰三分的。”

“我知道他是厲北琛了,”溫寧在他詫異的眼底緩緩苦笑,“可這樣的賭局,他也賭不起的。”

何況因舅舅而起,舅舅要害厲北琛,此次恐怕是想讓他公司出事人也沾命!

溫寧無法不愧疚,隻能拚命挽住這波狂瀾。

眼下,還不知道那個酒店項目......她緊鎖的眉頭根本鬆弛不了。

心頭一片苦澀,強撐著疲憊的身軀,飛奔向警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