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244章

-

溫寧撅唇,手已經被他牽著,上了車。

瑞天公司在市中心東側,森洋停了車,先放下她,溫寧扭頭跟他道彆,男人還是那句話,“好好考慮,我今天上午在合盛,可以介紹你入職。”

他微勾了唇角,有一絲曖昧。

老公把老婆放在自己的公司,介紹入職……

溫寧微紅了臉,攏著秀眉,“我先走了。”

隻是腳剛踏進瑞天,她的電話就響了。

溫寧低頭一看,是陌生號碼,她接起來,那邊傳來黎向晚的聲音,“溫寧,拜你所賜我今天要去分公司了,見一麵,有幾句話想跟你說。”

溫寧回絕,“不必了。”

“關於三哥的,你不想知道?”黎向晚立刻冷笑。

溫寧皺眉,頓了頓還是答應。

咖啡廳裡,黎向晚坐在暖燈的角落,那雙看著溫寧走來的眸子,卻冷冽如暗鋒,充滿憎惡。

那種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的眼神,溫寧還是頭一次看到,她再也不偽裝了。

溫寧無懼淡漠,輕盈坐下。

黎向晚恨極了她這股勝利姿態,冷沉道,“冇想到你這麼不要臉,頂著小三罵名還要賴在三哥身邊,你就想對付我是吧?”

“是啊。”溫寧毫不避諱,抬眸冷意,“是你慫恿顧大少來跟我說未婚妻的事,顧大少不知道被你利用了,L或許也不知道,但我知道。你篤定我會受不了退出,退出黎小姐也不會讓我善終,我何不霸占了這個男人。”

保護自己,孩子,黎舒。

黎向晚暗暗捏拳,突然諷笑道,“你勝利不了多久,也彆得意。溫寧,我告訴你,三哥心裡有人的。”

溫寧一愣,冷然不信。

黎向晚探頭過來,笑得意味深長,“是他的救命恩人,一直深藏在三哥心底。”

“他對你,也就是身體上的需要正在興頭上。”

“何況,你和他根本走不長久……”黎向晚想到母親的話,耐人尋味的冷笑。

這個笑,和這句話,都讓溫寧眉頭皺起。

她什麼意思?黎向晚好像知道些什麼?

溫寧匪夷所思,但迅速收拾心思,不能被她挑撥離間,“黎小姐要走了,在這裡放煙霧彈,還想最後搏點什麼?不好意思,你三哥很寵我,他把你合盛副總的位置給我了。”

溫寧拿出那塊‘合盛副總‘銘牌,擺在桌麵。

黎向晚目光重重一怔,明顯冇料到,三哥居然會讓她進公司!

這個賤人……

她冷冷攥拳,掩飾著眼底的打擊,猛地起身,朝溫寧冷笑,“你以為進了他公司就徹底霸占他了嗎?溫寧,你在合盛可冇好日子過,我們走著瞧。”

黎向晚拿起包和機票就走了。

溫寧冷冷蹙眉盯著她的背影。

感覺她這句話裡,資訊量很多,也許是過於氣憤無意透露的。

她再盯著那張銘牌,突然將它攥入手中,溫寧知道,合盛公司肯定還有黎向晚遍佈的勢力。

她不想插手L的公司,以免他覺得自己目的不純。

可現在看來,她如果不進去斬斷黎向晚的勢力,憑藉著這些勢力,她攪風弄雨,很快就會再回到合盛。

黎向晚有辦法!

為了捍衛自己的感情,溫寧似乎隻能去合盛公司主動出擊。

她歎了一口氣,拿起那塊銘牌彆到胸前,打車直接去了合盛大樓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