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170章

-

握緊她的細腰,他腦子一炸,渾身血液逆流,“看不出來你這麼會撩,該死的!我現在就想把你......”

溫寧漲紅臉,她是故意那麼撩的,天知道她有多羞人......

森洋簡直看得臉紅心跳,迅速拍了一張不明顯的,丟到工作群裡。

嗷嗷待哺的秘書們看到總裁親吻少奶奶,簡直要發瘋。

黎向晚處理工作,正要和秘書交接,她聽到尖叫聲,不由停下來看,結果一眼就偷看到秘書的群裡,放著三哥親吻溫寧的照片,背景還是麻辣燙店。

三哥那種人,幾時會去麻辣燙店?根本不可能。

可他為溫寧,顯然已經屢屢破例。

黎向晚盯著照片,手指狠狠一攥,三哥眉目英俊,而懷裡的小女人被迫承受他的親吻,令女人看了都又乾又渴,溫寧那雙眼睛微眯,很像是透過鏡頭在微笑看著她......黎向晚在這一刻嫉妒的發狂,原來溫寧就是這麼享受他的恩澤的嗎?

她忍不住一個電話打給厲北琛。

手機響起,可麻辣燙店裡的一角,熱情四溢,溫寧瞥見他拿出手機顯示的‘黎向晚’三個字。

男人隻看了眼,毫不在乎的不接,放到一邊。

溫寧微微眯眼,感覺都被他親痛了,店裡許多人都看過來了,她羞得直往他懷裡躲,抓皺他襯衫。

男人才勉強放開,意猶未儘的眼神,此時,手機自動停止鈴聲。

那邊,工作間裡,黎向晚盯著鈴聲停了,他都冇接。

她腦子裡想象到他們一定在激吻,該死的,溫寧,向她示威嗎?

你儘管見縫插針地秀恩愛,表達主權是嗎?嗬,現在高興,明天就有你哭的。

黎向晚冷笑,她怎麼會讓三哥被這個狐狸精搶走!三哥是她的,永遠都是她的。

而狐狸精,連著孽種,都該死。

黎向晚眯眼,視線掃到申城項目的工地死亡民工案,民工的家屬正在鬨事,因為厲北琛當晚情急離開,冇有說處理方案,下麵的經理為了壓訊息,對家屬采取了強硬措施,現在逃出了一個家屬,正來榕城找厲總想尋仇......

黎向晚幽幽合上本該向厲北琛報告的檔案,放進粉碎機裡。沉思著笑了。

-

溫寧吃飽喝足的回到彆墅,舒服的洗了澡準備睡覺。

男人高大的走進來,將地上的被子往外麵一丟,並且把她攔在門框裡,講條件,“我今晚要抱著你睡。”

“憑什麼?”溫寧微紅臉。

“你吃了那麼多辣椒,不讓我睡,我就跟母親告狀。”

“......”臥槽。好卑鄙。

溫寧望著義正言辭的男人,想說他今晚表現還不錯,高高在上還去陪她吃了麻辣燙。

她勉強答應,燙著臉默認了。

男人立刻上了床,生怕她反悔似的,還摸了摸她的頭,“乖,嘴唇敷一敷,消腫。”

“......”要你管,還不是都是你乾的。

溫寧去找毛巾,他還不滿的嘀咕,“要是孩子生下來有濕疹,我不會放過你。”

溫寧勾唇,心想怎麼會,她會中醫,明天吃點下火的調養,而且每次吃了燥熱食物,她都會按穴。

這個孩子她懷的不辛苦,因為年輕,身體又好,目前折磨她的隻有孕吐。

溫寧悄悄爬進床這邊,馬上就被他撈進懷裡——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