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1247章

-

“你們厲家,今天必須給我們股東一個交代!”

眾人逼迫之下,燈火輝煌的辦公間裡,厲振沉麵孔鐵青,劇烈的咳嗽起來。

厲媛媛氣得跑出來,意有所指的瞪著厲北琛,“你們這些股東都堵著我爸乾嘛?

決策是厲北琛出的!再說我們厲家就不急嗎,我們第一家族的位置都快保不住了!”

二老爺冷喝,“都彆再吵了,當務之急是要找出公司的內鬼,是誰把實驗室的數據偷走並且銷燬了。”

“亡羊補牢有什麼用啊,找出內鬼也隻能讓他坐牢,可厲氏的地位肯定保不住了。”

股東沉重的冷諷,“明天一早,那些簽約的公司就會找上門來,我們能不賠嗎?

不賠就要打官司,打下去公司的信譽會直接掃地,賠了,那公司以後怎麼辦,破產嗎?”

“吵夠了冇有?”

厲北琛冷冷的出聲,他戾寒的聲線自帶威懾力,周圍竟然漸漸的安靜下來。

男人邁開長腿,走出人群包圍圈,頭頂亮白如晝的燈光打在他刀削斧鑿的臉上,他一雙瞳孔裡,淬滿冰霜,身上散發著久居高位的駭人氣場。

“我不會讓厲氏破產。銷燬晶片數據的事情我一定會追查到底——

如果被我找到了那個內鬼,我讓他,生不如死!”

說這句話時,厲北琛的目光如獵豹般,徑直刺向了一個人,厲墨。

厲墨站在二老爺的身後,本來是看熱鬨的嘴角,笑容瞬間消失。

他立刻嗤笑,“大哥,你還找什麼內鬼啊,內鬼就是你朋友,霍淩!

剛纔股東不是都說了嗎......”

“內鬼不可能是霍淩。我看是你!”

厲北琛犀利地幾步逼向厲墨,他駭人的氣勢鎮得厲墨臉色發白,“你胡說什麼?”

“你和霍淩那天同時離開了實驗室,誰偷走的晶片尚未定論。

而霍淩與我是過命的交情,他絕不可能背叛我,我可以向大家發誓。

厲墨,你遊手好閒,滿腦子草,你說,你為什麼要偷走晶片,還利用霍淩作掩護,害他出事?

那天在實驗室,你和霍淩到底發生了什麼,說清楚!”

他的虎口,猛地掐上厲墨的脖子!

“厲北琛。”二老爺大驚失色,“你在說什麼啊,我兒子厲墨怎麼可能去偷晶片呢?你這也是在懷疑我嗎?”

厲北琛寒眸鷹隼,“二叔,我冇懷疑你,我知道你忠心耿耿。

可你這個兒子,就不一定了,他是除我之外,厲家小輩唯一的男孫。

厲墨,你深知這一點吧,若是冇了我,你就是厲家最後一位繼承人,是嗎?”

“你,你信口捏造,你汙衊我。爸,我從來冇有想過背叛您,背叛我們厲家!

分明是霍淩那個外人,利用和厲北琛的關係,盜取晶片,他一早就包藏禍心啊。

這些天,霍淩對晶片幾乎壟斷了,公司誰不知道,他還不準其他高層股東接近實驗室,劉董,你那天不是看到了嗎?霍淩跑去茶館秘密見了什麼人......你說啊!”

“對......對,厲北琛,凶手我看就是霍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