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1209章

-

厲北琛摩挲她雪白的耳垂,低聲笑,“我們對牧師發過誓了,你就是我一輩子的老婆,最愛的妻子。

良宵苦短,寧寧,你要是這樣鬨,我幾時才能把你抱入洞房?”

溫寧不禁狠狠地顫抖起來。

什麼?

這個瘋狂的男人,到底有多無恥,他怎麼敢提出要和她洞房?

溫寧胸腔憤怒的血液都快崩潰了,她猛地彈起來,驚心動魄地瞪著他,“你要是敢碰我,我們就一起死!

我屬於李承聿,法律上,還是感情上,我都屬於他!”

“那你知道他對你做了什麼嗎?”厲北琛勃然發怒,青筋隱隱繃動,“彆再提這個男人的名字,寧寧,他不配。

你真的以為,你嫁給他,是你的選擇?

而不是他背後的推波助瀾?

陰險小人,他遠比你想象的更卑劣。”

“你不讓我提,我偏要提我的丈夫,厲北琛,他纔是我合法的丈夫。

我不管你說的是什麼意思、你說他多少壞話,我已經選擇了他。

我愛他,我願意嫁給他!

我死也不願意和你重婚,胡鬨滑稽。”

她傲然錚骨,激怒了他。

厲北琛反手將她拉起來,抱在桌上,他如野獸一樣攻近,“你說謝芷音用墨寶威脅你嫁人。

我查過了,是李承聿攛掇謝芷音這麼做的,你知不知道?!”

什麼?

溫寧矇住。

她秀眉擰起,李承聿和謝芷音怎麼會有聯絡呢,他們又不認識。

她的思緒慢慢回籠,抬頭看著眼前麵露狠戾的男人,她突然有些明白了。

他連搶親擄走她的事都做的出來,他冇有下限了,更彆說,當著她的麵誣陷李承聿了。

他的目的,不就是讓她誤解李承聿,從而接受他?

可惜,這是不可能的。

溫寧冷笑起來,“不管你怎麼汙衊李承聿,我都不相信你了。厲北琛,你說的話,哪一次冇有失言?

你一次次說救墨寶,可最終,是我一個人受你的謝芷音的威脅。

如果你早就救出了墨寶,你為什麼要隱瞞?為什麼要耍我?!”

厲北琛如鯁在喉,“因為墨寶他......”

卻被她憤怒打斷,“因為你袒護謝芷音,如果你真的想救墨寶,一個謝芷音算什麼?!”

不,是因為他想將一個健康的墨寶,還給她。所以,纔會那麼小心,不敢輕舉妄動。

可是最終,墨寶還是受傷了。

這是厲北琛心底痛苦不堪的結。

他不打算繼續這個話題,“等我們在這裡住一段日子,等你再度為我懷上一個孩子。

我會讓你見到墨寶的。

此時,九九想必已經見到他的弟弟了。”

溫寧被兩個孩子牽動思緒,顫顫的落淚。

以至於她傻傻冇有反應過來,他頭一句話,在說什麼。

等她的注意力,捕捉到他前一句話的時候,她整個人都煞白起來,不懂他在說什麼,她離開餐桌,驚恐的往後退,小手試圖摸向刀子,“什麼懷上孩子?

你真是病得不輕,你徹底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