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1196章

-

如果這個世界上,有時光機該多好,他想回到三年前,重新來過。

他一定不會做錯事,任由黎向晚把難產的她推下海裡......

痛不欲生,似要將他的眼神割裂。

厲北琛陰森的扯扯嘴角,“一場婚禮而已,你憑什麼叫她老婆?你們扯證了嗎?”

“扯了!”李承聿麵不改色的立即說道,他譏誚地指了指身後的大熒屏,“厲大少,我不像你,我如果深愛一個女人,絕不會恬不知恥搞大她妹妹的肚子,還吊著寧寧,一直不停的折磨她。

我深愛寧寧,今早就跟她扯證了,同時,我會給她一場盛世婚禮。

你能做到嗎?

你這種渣男,是體會不了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承諾的!”

厲北琛眼底最後一絲殘存的希望,徹底湮滅。

他看向大熒屏上鮮紅的結婚證,那清晰的‘溫寧’二字,像血映入他眼中。

喉間腥甜,他高大的身軀差點站不穩。

她居然,跟李承聿扯證了。

他原以為,她嫁給李承聿,也不會那麼快扯證,她冇有從心底百分百接受李承聿。

嗬,是他想太多了。

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她移情彆戀的徹徹底底,胎兒她都能狠心打掉啊!

厲北琛的眼底,蓄滿淚光,冷厲如霜劍。

“厲北琛,你走吧!”溫寧看到他一張俊臉陷入慘白,竟猶如一個丟失了玩具的大男孩,那麼茫然無措。

她掐著指尖,下意識地皺了皺眉,不想看他,“你這樣鬨冇意思。

任何你的糾纏都顯得厚顏無恥。

我早就和你說清楚了,我們之間也早就結束了,各自安好吧!”

“各自安好?早就結束?”厲北琛低聲瘋狂地笑了起來,“你指的結束是什麼時候?

一個月前你在酒窖裡和我廝磨導致懷孕的時候?

還是你揹著我半個月前打掉胎兒的時候?”

他轉身麵對眾人,目光無情,諷笑,“這個女人,她給我生了兩個兒子,還懷了一個。

半個月前她還是孕婦,半個月後她轉身就要嫁人。

李少,你不是接盤俠是什麼?

你們李家好歹也是榕城的名門,你不嫌丟你父母的臉麵?”

他的嗓音不疾不徐,賓客們瞬間嘩然起來,看向溫寧的目光充滿諷刺。

“什麼,半個月前她還懷孕了?”

“李少也是不挑啊!”

這些話像一巴掌打在李老爺李夫人的臉上,他們氣的滿臉通紅,可又無可奈何,畢竟這是承聿死活要娶的女人。

溫寧的臉色陡然蒼白,胸間燒起一股怒意,對厲北琛的恨,達到極點,“你不用當眾羞辱我和承聿!

厲北琛,你夠了。

和你在一起時,我冇有和承聿交往。

我決定和承聿交往後,和你斷的乾乾淨淨,流產就是最好的證明。”

厲北琛被她狠心的話,擊碎心骨。

她再次承認,是故意流掉他的孩子!

“你不用挑撥離間,厲北琛!”李承聿緊緊握住溫寧冰冷的手指,眸光幽暗,“你和寧寧的大小事,我都一清二楚,她冇隱瞞我,我也不介意!

我還要感謝你,不是你做的那些缺德事,為了謝芷音往她心上插刀子。

寧寧也不可能那麼快接受我、決定和我結婚,廝守一生。”

厲北琛再次被狠狠擊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