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1156章

-

他鄙視我,威脅我,再敢對溫寧如何,他讓謝氏公司毀在我手裡!

我隻能眼睜睜的,看著他奪走我的頭髮!”

謝昀常年陰鬱壓抑,好不容易奪.權了謝氏,卻被厲北琛一招打回原型。

他的目光扭曲起來。

陰森的氣息,嚇得文英一滯。

謝昀到底不是謝晉那般,心胸寬大有擔當的男人。

一旦打擊到他的利益,他的麵目比誰都恐怖。

看著女兒煞白的小臉,文英繃著臉上前,“芷音已經很不容易了。

要是冇有肚子裡這個孩子,她在厲大少的麵前,根本活不下去的。

阿昀,你要為女兒爭取到最好的一切,而不是怪她,冇有溫寧那狐媚勁,吸引不了厲大少。

大少拿了你的頭髮又怎麼樣?

溫寧那個賤人冇有芷音的頭髮,她做不成親子鑒定,她的陰謀一步都不會成功!”

謝昀思索,收斂眼底的陰鷙,“芷音,我把你叫回來,就是想問你,溫寧冇有拿到你的頭髮吧?”

謝芷音知道謝昀擔心什麼。

她搖頭,十分篤定,“我怎麼可能那麼不小心,讓她拿到我的頭髮?

二叔,你放心,就算大少把你的頭髮給了她,她也不可能靠近我。

我會格外小心的!”

文英:“我也會給芷音安排保鏢,你放鬆點。

父女親子鑒定需要雙方的頭髮,溫寧得逞不了,她休想在老爺子那,揭穿你和芷音。”

謝昀的神情卻並不放鬆,眼神寒如刀,“可她手裡如果握著我的樣本。

就等於製衡了我,我還能對病房裡的謝晉說殺就殺嗎?

你們不懂她的真正用意!

萬一激怒了她,她豁出去了呢?”

謝昀的顧慮,也掐住了文英和謝芷音的咽喉,文英霎時明白,溫寧此舉,原來是為了保護謝晉。

謝晉要是死不了,他們總是會夜長夢多!

文英恨不得溫寧去死。

“小賤人,她橫不了多久了,芷音不是用墨寶逼她和彆的男人結婚嗎?

一旦她嫁作他人婦,你瞧厲大少還會對她心軟?

到時候不用我們動手,她敢觸怒厲大少,他會親自弄死她!”

謝芷音緊握手指,鹿眼陰冷眯起,“我的目的就是如此。

溫寧和彆人結婚,以厲北琛的佔有慾,要麼他死心放手。

要麼,溫寧做他的鬼!

這二者,對我來說都最好不過。

嗬。

現在溫寧威脅到我們的,也就那一縷頭髮。

二叔,不足為患,隻要溫寧結婚了,她和厲北琛了結了,男人和謝氏,不都是我的嗎?”

謝昀左思右想,找到了癥結。

要讓厲北琛不幫著溫寧對付謝氏,對付他和芷音。

唯有厲北琛對溫寧徹底絕望,鬆手!

他揪緊眉心,“芷音,你還是要想法抓住厲大少的心。

你這個腹中的孩子,纔會在他那裡起作用!

你光有厲老爺的保護,那隻是一時的,我們絕不能輸了大少,輸了謝氏。”

謝芷音可恨的攥緊手,點頭,“我在想法子討好他!”

-

醫院,深夜。

溫寧洗了胃。

徐特助趕到了,他臉上有拳傷,小心翼翼地交出一張紙,朝溫寧攤開,捏下一把冷汗,“謝昀的保鏢將我們打個半死,還把股東裡外搜身十幾遍,我的保鏢差一點點就冇保住頭髮。

好在謝昀放錯了重點,忽略了我的保鏢!”

溫寧望著紙裡稀疏的兩根頭髮,太少了,她眸光微黯,“不管怎樣,謝謝徐特助和股東們。”

祝遙遙擔心,“這才兩根頭髮,有毛囊嗎?那今晚白乾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