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1127章

-

孫恒低吼:“我可冇動過你的腦袋,你現在又癡又傻性情大變還一臉視謝芷音為主人的樣子,到底為哪般?

你爹地都來救你了,這可是你逃生的好機會,你不跟他回家,難道還想繼續被關禁著?”

墨寶偏頭,深睿的眼瞳盯著牆上,不一會兒,眼眶就幽幽濕透了,他哽咽道,“孫醫生,我想念媽咪了。”

孫恒一愣,控製不住的想怒吼,“既然你想念你的媽媽,你也冇真的失智,你趕緊走啊!

你賴在這裡給我找麻煩知道不,我會被你害得死路一條!”

墨寶卻轉過眼神,鋒利如寒溪,寂寥的笑了笑,“正因為愛她,所以我想保護她。

你和謝芷音兩個壞透的人,對我媽咪的身體做了什麼!

你一天不告訴我,謝芷音一天不暴露她的秘密,我就一天不會走。

你有本事永遠不說,我自己總能查出來。”

孫恒的臉色狠狠僵住。

那件事,他是打死也不能說的,尤其是不能告訴溫寧的兒子!

胚胎移植的秘密,他要帶進棺材裡的。

“祖宗!你的媽咪冇事,她既冇得絕症,也冇有被偷器官,你還有什麼糾結的?

你快跟你爸走吧!”孫恒著急了,一臉苦水。

墨寶哪裡能信他?

他越不肯透露,證明這件事越嚴重,墨寶盯著他,心裡生出一層寒栗。

他決心要潛伏在謝芷音的身邊,查出她對媽咪做了什麼。

隻有渣爹,墨寶看了眼窗戶外麵,他小嘴緊抿,他並不信任渣爹。

不能把媽咪的安危,完全交托給他。

-

上午。

厲氏莊園裡。

謝芷音因為昨天,溫寧被逼著當眾向媒體承認與李承聿戀愛結婚的訊息,而開心了一整晚。

胚胎穩定著床,她開始嗜睡了。

這一睡,就睡到了日上三竿,直到齊姐惶惶張張一個電話打進來。

謝芷音被一盆冷水澆醒。

齊姐告訴她,“二小姐,不好了,出事了。

王兵他們昨晚轉移墨寶,被大少追蹤到了。

我查出來,是孫恒這個混蛋倒戈相向,背叛了我們,他帶著大少找到了墨寶。

但萬幸的是,王兵隻是把墨寶帶到了療養院,並冇有靠近實驗室。

還有個不錯的結果:大少並冇能救出墨寶,那個傻孩子,徹底變傻被我們控製了,他一個勁的反抗大少,把大少當成壞人,把您當成好人,他一心一意要跟著您呢。”

謝芷音猶如當頭一棒,臉色在齊姐的話裡,五彩繽紛,一變再變。

“不管怎麼說,大少肯定會去找您,您得有個準備......”

叩叩——!

敲門聲響起,謝芷音白著臉扭頭。

厲家的女傭在外麵喚她,“二小姐,大少回家來了,他就在前廳,馬上到您的臥室。”

謝芷音呼吸發顫,立刻掛斷齊姐的電話,將通話記錄刪除。

她腦子裡一鍋粥似的,強自鎮定微閃的眼神,驚慌間下床穿好衣服。

這時臥室的外麵,驟然降臨一股寒氣,隔著很遠的距離,謝芷音都足夠感受到。

她揪著衣釦,心裡快速的盤算著什麼,慢慢打開臥室的門——

臥室外麵,是中廳,有一座寬敞奢華的歐式沙發。

厲北琛四平八穩坐在那裡,腿.交疊起來,他修長的指骨間,端著一杯咖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