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1102章

-

厲北琛把女人扯進了懷裡,大掌小心地摸向她的腹部,青筋一根根爆出來。

他捏住溫寧的下巴,迫使她抬頭,眼眸猩紅不已,輕聲嗤笑,“你是他的女人?

溫寧,我看你搞不清楚。

你想和這個野男人結婚,那是做夢!

你肚子裡懷著我的孩子,它已經一個月了,你明白嗎!

你就是死,也不可能嫁給他。有我在,有我第三個孩子在!

你死心了嗎?”

他如惡魔般邪肆的微笑,俊美又駭人。

溫寧的肌膚,升起寒栗,她眼神恍然,根本不明白他在說什麼?

她低頭,怔愣地看著他貼在自己小腹上的大掌,溫寧用力推開他,唇齒微顫,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!

我肚子裡冇有你的孩子!

什麼第三個孩子,你簡直匪夷所思。

你的孩子,在謝芷音的肚子裡,你忘記了嗎?!”

她無比諷刺。

厲北琛攥住她的雙手,防止她用力掙紮,漆黑的眸凜凜而溫柔,“你隻是不知道罷了,你聽我說......”

“厲北琛,你如果憐惜她,就彆再對她動粗!

你有什麼衝我來!”

李承聿見他當麵就要說起溫寧懷孕的事,他眼神一變,立刻跑過來拽住厲北琛的襯衫,“我們不如單獨聊一聊,彆為難女人!”

厲北琛眉宇拔張,“森洋,把他扯開!”

李承聿附在他耳邊,抓住他的手臂,很低的聲音迅速道,“你以為寧寧肚子裡那個孩子,還在嗎?

你讓她懷孕,她視為恥辱,她早就在你出國那半個月,把那個隱患解決掉了。

她恨你入骨,怎麼會留著你的種,給你威脅她的機會呢?

當然,她能這麼當機立斷,也有我的功勞。

你彆提那個孩子,她不會承認的,不信你看吧!”

轟隆。

厲北琛的腦海一片空白。

李承聿的話,瞬間讓他陷入靜止。

他看著李承聿不斷張合的嘴,不知道他說了些什麼。

聽不進去。

反反覆覆,捕捉到了溫寧打掉孩子,這個訊息。

他也不相信。

他的眼神,逼出了淚痕,陰鷙的駭人。

隱患?

他和她的孩子,對她來說,是個隱患?

是她開始新生活的障礙,是嗎?

她打掉了?

不,他還是不信。

李承聿的話,怎麼能相信。

他轉身,茫然的攥住溫寧的肩膀,幾乎把她的肩胛捏碎,力度失去控製,“你不會的是不是?

溫寧,那是我們的骨肉!!

時隔三年,我再度讓你懷孕,你可以不開心,你可以恨我,但你不能謀殺生命。”

“......你到底在說什麼?”溫寧不解,也不知道李承聿單獨和他說了什麼。

以至於他神情如此大變。

“森洋,去把車門打開。”厲北琛轉頭,眼神可怕,掏出一根菸塞進嘴裡,他的手指骨節卻將菸蒂碾碎了。

他重複這個動作,指尖隱隱有些發抖。

森洋麪色大變地跑出去。

厲北琛抽了幾口煙,拽住溫寧,他仍舊小心翼翼,固執的看著她的小腹,眼睛裡悲慼憤怒,“如果是真的,我會讓你陪葬。”

“你把話說明白!”

溫寧徹底淩亂了,被他粗暴的拖出去,拉上車子。

李承聿追出來,賓利早已絕馳而去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