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1070章

-

厲北琛眼角,有淚泛出,他心痛無比,“不會的。這一次,母親全好了。

你不相信我,也要相信寧寧,她在這裡,她是中醫,你忘了嗎?”

“寧寧?”沈棠轉過頭,帶著焦急,“寧寧又來看我了嗎?”

“阿姨......”溫寧走過去,將她抬起的手握住。

沈棠一手握住一個,把兒子和溫寧的手疊在一起,喜極而泣,“你們都在,都陪著我,我很開心。”

厲北琛視線溫熱的看著溫寧。

她冇有將小手從他掌心裡,抽出去,她隻是給母親麵子。

他垂下狹眸。

“奶奶,還有我呢,你怎麼把我忘了?

你手術時,最擔心的就是我了!”九九跑了過去,打斷大人說話,噘著嘴忍住哭泣的樣子。

“好九九,奶奶想你......還想墨寶。”

沈棠剛醒,意識模糊,她想念墨寶的樣子,讓溫寧和厲北琛同時沉默。

厲北琛轉過身,冷酷的問霍淩,“謝芷音還在手術室?”

霍淩:“她剛捐了脊髓,應該還在昏迷中,總之我的人把她看在了手術室裡,她暫時哪裡也去不了。”

厲北琛拳頭握緊,眸底湧現冰冷的暗光,他轉身插袋走出去。

“厲北琛。”

溫寧跟出門口,叫住了他。

“你擔驚受怕累了,休息下。”男人蹙眉,指了指病房裡的沙發。

溫寧卻搖頭,“不,我有事對你說,你把楊大夫也叫出來吧!”

她的小臉冷凝,厲北琛眸光微動,閃過一絲暗澤,在猜,她要說的事。

不一會,楊大夫來到拐角。

溫寧深吸了口氣,抬頭看向男人,她琢磨著,沈棠的手術已經成功,沈棠的身體不會再受到威脅。

不管厲北琛和謝芷音的關係,究竟好不好,壞不壞。

她都不用再顧及沈棠的安全,可以還原一個真相了。

溫寧啟唇,“厲北琛,沈阿姨的脊髓壞死,應該是謝芷音害的。”

她話音一落,厲北琛將目光放到她臉上,深邃無比,他的眼神在顫。

楊大夫則是震驚的瞪大了眼睛,他不可置信,“溫小姐,你是說,謝二小姐自導自演,一出捐獻脊髓的戲碼?!這怎麼可能,她算計的那麼好嗎,剛好脊髓和血型都萬裡挑一的和沈夫人的配型吻合?”

溫寧鎮定冷靜的點頭,“就是這麼剛好。

假如,她事先知道了她和沈阿姨血型相同,同為稀有,這個陰謀就不足為奇。

厲北琛,沈阿姨被黎向晚綁架那晚,脊髓被針孔紮過,留下一個很大的針眼。

這件事,霍淩跟你說了嗎?”

厲北琛呼吸冰冷,沉思的看著她,默認。

溫寧再次將手機的照片調出來,舉到二人麵前,“我問過黎向晚了,那天晚上,沈阿姨從她手裡消失了四個小時。

在墨寶失蹤的同時,沈阿姨也不見了。

整整四個小時,足夠謝芷音對沈阿姨的脊髓注射毒藥了。

黎向晚說,她的綁匪再次見到沈阿姨時,她渾身烏青,十分虛弱。

那會,她其實已經中毒。

隻是我當時趕到山間,救她的時候,我把脈把不出。

應該是很劇性的毒藥,化學試劑,急速改變了沈阿姨脊髓的基因,導致脊髓血壞死,不再生。

她的白血病來的特彆快吧?很突然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