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溫寧厲北琛知乎 >   第1046章

-

謝芷音看了眼支票的數額,一千萬。

她柔弱的臉,呈現出漲紫色,氣得不輕。

他以區區一千萬來堵她的嘴,眼神,語言,行動上,都在羞辱她,作踐她!

她狠狠咬住牙關。

厲北琛撿起那支紅酒瓶,陰沉狠戾的走出去,離開了謝家老宅。

-

醫院。

森洋安排了一個醫生,給厲總做血檢。

兩管血抽下去後,很快,血檢出了單子。

醫生戰戰兢兢地說道,“厲大少,您的血液裡並冇有查出催.情藥物殘存的成分,不過,有一定含量的酒精。”

厲北琛眼神冰冷,意外,也不意外。

“如果我吃過藥呢,有什麼辦法,讓血檢查不出來?”

醫生:“這說不好,您的身體機能很棒,本就比普通人代謝快。

要是想辦法加速您的代謝,或者給您吃瞭解藥,那血檢就呈現不出異常。”

男人的眸子眯起,扭頭問森洋,“紅酒瓶的酒漬也冇有異常?”

“冇有,厲總。”

謝芷音對他做了什麼,也做得毫無痕跡。

厲北琛將煙熄滅,從襯衫口袋裡,拿出一個壓扁的膠囊盒子,遞給醫生,“檢測一下這上麵殘留的藥物成分。”

“好的,厲大少。”

厲北琛轉身,從醫院裡離開,早晨的太陽刺得他雙眼猩紅,看起來氣息可怕。

森洋打開車門,欲言又止問他,“厲總,您昨晚在謝家老宅,誤吃了催.情的藥嗎?

是不是謝芷音故意給你吃的?

那您和她難道發生了什麼?”

“我不相信我和她發生了什麼。但我的確把她當成了溫寧......”

厲北琛的拳頭握緊,聲線冰冷。

森洋微微一驚,那如果厲總喝醉了迷糊了的話......他現在的判斷準確嗎?

他立即打住思緒,“厲總,您現在去哪?”

“給溫寧的早餐,送去了嗎?”

“霍少正在送的路上。”

“聯絡他,由我親自送過去。”

森洋看了眼深邃眉宇緊擰的厲總,他身上的襯衫淩亂,“厲總,您需要先洗漱一下。”

厲北琛低頭一看,也覺得自己莫名很臟。

他的心情陰沉,心虛,又痛苦,急於想看看溫寧。

-

酒店。

祝遙遙將不多的行李,打包放到霍淩的越野車上。

溫寧牽著九九和小瓔桃出來。

霍淩開車,看了下日曆,“溫小姐,今天是個搬家的好日子,司機霍淩竭誠為您服務!”

“霍少,你彆酸自己了行嗎。”祝遙遙無語道。

溫寧坐上車子,笑容冇有什麼精神,“謝謝,出發吧。”

悅府彆墅群,籠罩在一片陽光下。

霍淩將車開入獨立停車坪,把行李搬下來。

溫寧下車,抬眸。

第四棟的門前,站了兩道人影,其中一道,尤為高大峻挺。

她的視線一焦,眼神瞬時覆上一片冷意,心臟的怒火經過一夜的煎熬,也冷卻下來。

厲北琛提著一個精緻的保溫桶,長腿邁過來,深邃柔和的看著她,“溫寧......你今天搬家嗎?

怎麼也不告訴我,還好我自己來了,這是給你送的早餐。

趁熱吃!”

溫寧將早餐接過,轉身扔進了垃圾桶。

九九本來高興的小臉,笑容凝固,“媽咪,你又生渣爹的氣了嗎?”

厲北琛好看的薄唇,也凝固,隱隱不安。

她是不是知道了什麼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