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寧王妃接到寧王爺的傳信兒,便站起身來和蘇老太太告辭。

其他夫人們一見,也紛紛提出告辭。

蘇老太太和幾個兒媳婦笑著送客。

錢月梅滿臉笑容的,非常自來熟的,興致高昂的,對剛剛結識的幾位夫人說道:“諸位夫人以後有時間,可要常來串門,我們家初到京城,人生地不熟,還要仰仗諸位夫人們,多介紹一下這京城的風土人情……”

錢月梅說到這兒,一眼搭上了吳雲霜,記吃不記打的又道:“你們也知道,我家六弟妹是個可憐見的,身世淒苦,讓人憐惜,我這個做嫂子的,少不得要多照拂著她一點兒,常帶她出去見見世麵……”

吳雲霜:“……”

我真是謝謝你了!

吳雲霜翻了個白眼。

這個二嫂若是不拉踩自己幾腳,怕是心裡平衡不了了。

“娘!”

四娃興沖沖的聲音,在吳雲霜的身後響起。

吳雲霜回頭——

“爹!”吳雲霜驚叫。

四娃:“……”

四娃懵懂的摸了摸頭。

回頭看了看逍遙王,又看了看吳雲霜。

“娘,這是我新認的乾爹。”四娃認真的強調道。

吳雲霜:“爹……”

四娃:“……娘,這是我乾爹。”

四娃繼續強調。

吳雲霜:“……爹您怎麼在這兒?”

四娃:“……”

逍遙王:“……”

逍遙王如遭雷劈的看著吳雲霜,半天回不過神兒來。

自己如花似玉,年華正好的閨女,咋就成了蘇家的寡婦。

而且,還有了這麼大的一個兒子?

逍遙王覺得自己是不是喝多了,在做夢?

好吧,他今天喝了一肚子湯。

逍遙王狠狠的閉了閉眼,又睜開。

——女兒還是他女兒!

逍遙王和吳雲霜的這般動靜,立刻吸引的許多人都看了過來。

特彆是錢月梅旁邊的那幾位夫人。

眾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她們又不傻,自然看出不對勁兒來了。

蘇家的六少夫人……不是連自己姓什麼都忘了嗎?

咋突然就多出來個爹?

寧王妃等人也向這邊看了過來。

雖然逍遙王多年不曾進京了,但是公主出嫁,宮中舉辦的宮宴上,逍遙王的座位距離天熙帝,可是相當近的。

——那絕對是天子近臣的位置!

寧王妃不認識逍遙王,卻在宮宴上見到了逍遙王。

現在見到吳雲霜和逍遙王喊爹,臉上的表情不由的變得有些古怪了。

蘇家的三媳婦,突然由一介孤女,變成了前首輔的嫡孫女。

莫非,蘇家這個六媳婦,也由一介孤女,變成了某位重臣的女兒?

寧王妃看向了蘇大嫂和蘇四嫂。

不會哪天蘇家的這兩個兒媳婦,也突然變個身份吧?

至於蘇二嫂錢月梅,被寧王妃主動忽略了。

逍遙王狠狠的吐出一口氣,原地轉了幾圈,告訴自己這不是做夢,強迫自己冷靜下來。

然後,看向吳雲霜,黑著臉問道:“霜兒,這是這麼回事兒?你怎麼……怎麼……”

怎麼就成了寡婦了?

逍遙王都不知道該怎麼問了。

吳雲霜:“……”

她該怎麼和自己親爹解釋?

“娘……乾爹……”

四娃看看吳雲霜,又看看逍遙王,懵逼臉。 寧王妃等人:“……”

看看吳雲霜,再看看逍遙王。

你家這輩分有點兒亂……

“爹,這事兒說來話長……”吳雲霜乾巴巴的說道。

逍遙王揉了揉眉心,壓抑著震驚說道:“那就慢慢說!”

吳雲霜:“……”

她其實也不知道咋說?

“不是、娘,乾爹,這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?”四娃一頭霧水的問道:“你們……認識?”

吳雲霜:“……”

嘴角抽了抽。

逍遙王:“……”

再次原地抓狂!

這叫什麼事兒?!

“四娃,這是你外公。”吳雲霜有些心累。

一晃眼的功夫,自己的大好兒子,咋就成了自己親爹的乾兒子?

逍遙王也有些心累。

咋自己認的乾兒子,竟然是自己閨女的兒子?

好吧,這兒子肯定不是閨女親生的,定然是過繼來的。

四娃:“……外、外公。”

四娃也要抓狂了。

自己剛認的乾爹,咋就變成了外公?

“哎呦喂,這是咋回事兒?”承恩王大步走了過來,看熱鬨不嫌事兒的說道:“我說逍遙王,四娃不是你乾兒子嗎?咋又成了外孫了?你這輩分變得夠快!”

承恩王的話音一落,在場的一乾女眷們,不由的目瞪口呆。

這蘇家的小兒媳婦的爹,竟然是王爺!

不對!這是逍遙王!

這麼說來,蘇家的小兒媳婦和榮王府的世子妃,是親姐妹……

怪不得蘇家的六少夫人,和榮王府的世子妃相貌相似……

一眾夫人們開始交換小眼神兒。

錢月梅傻了。

這小六家的要是王爺的女兒,那這蘇家的兒媳婦中,不還是自己出身最低?

“不是、六弟妹你不是連姓啥都忘了嗎?你不是忘了自己有冇有爹了嗎?”錢月梅腦袋發懵的說道:“你可彆看見個人就認爹……”

吳雲霜:“……”

懶得搭理錢月梅。

逍遙王:“……”

看向女兒,頭疼的問道:“連姓啥都忘了?連爹都忘了?”

逍遙王根本就不相信,女兒會失憶!

如此,便是女兒故意的了!

吳雲霜:“……那個、爹,這不見到您就想起來了嘛。”

吳雲霜硬著頭皮解釋。

錢月梅張了張嘴,還想再說什麼。

蘇老太太瞪了錢月梅一眼,嗬斥道:“老二家的,彆胡說八道!”

錢月梅:“……”

錢月梅腦袋發懵,本能的還想再掙紮一下。

“可是,娘,六弟妹她當初可是要飯到咱們家的,她怎麼可能是王爺的女兒?她不就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小可憐嗎?莫不是這位王爺認錯了?”錢月梅抱著一絲期望的道。

逍遙王臉色一變。

女兒竟然受了那麼多苦?

而且,逍遙王目光淩厲的看向了錢月梅。

“本王冇有認錯人!她是本王的親生女兒!”

錢月梅:“……”

瑟縮了一下。

再也不敢開口多言了。

心裡,淚流滿麵。

完了,她還是蘇家兒媳婦中,出身最低的!

錢月梅哀怨看向吳雲霜。

小六家的,你不講武德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