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全能狂妻颯爆了 >   第915章

-

手下頓了頓,再次開口,“爺,屬下還查到一件事。”

“說。”

“黎家當年的覆滅,好像和蘇家有千絲萬縷的關係。但因為當年的知情者大多被滅口,加上年份久遠不好查證,無法保證這訊息的真假......”

聞言,沈休辭蹙了蹙眉。

如果黎家當年的覆滅和蘇家有關,那黎笙對蘇鳳眠的牴觸和躲避,到底是因為她所說的不想牽連蘇鳳眠,還是因為......她其實根本就不打算信任蘇鳳眠?

如果這個訊息是真的,那麼以黎笙恩怨分明的性格,又怎麼會說出她的心上人是蘇鳳眠這樣的話?

難不成她對蘇鳳眠的愛意就有這麼深,深到可以不在乎那些仇怨?

沈休辭揉了揉眉心,不免苦笑。

想到黎笙說的要和他解除婚約,以及她每每看見他時那防備和懷疑的眼神,他心裡就一陣酸楚。

哪怕他想靠近她,想要保護她,卻隻能換一個身份。

像今天一樣。

他在收到黎笙有可能出事的訊息時,隻能頂著流雲的身份第一時間趕來。

因為隻有麵對流雲時,她纔會放下戒備。

沈休辭忍不住低歎。

............

另一邊,黎笙將出租車開到了守衛隊門口,進去的時候剛好聽見一箇中年大叔抹著眼淚自稱是出租車司機,報案說養家餬口的車被人給搶了。

黎笙輕咳一聲,問,“大叔,你的車車牌號是多少?”

大叔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個號碼。

黎笙將車鑰匙遞過去,說道,“那您的車找到了,就停在門口。”

“真的?你冇騙我?”大叔接過鑰匙,將信將疑地跑出去看了一眼,見自己被搶走的車真的回來了,頓時笑逐顏開,“謝謝謝謝,這還真是我的車!”

黎笙搖搖頭,“不用謝。”

說來這件事和她也有關係。要不是那些殺手用了這樣的辦法對她下手,也不會半道上搶人家司機一輛車。

雖說車身冇有磨損,但黎笙在開回來的路上,悄悄往車裡塞了一點錢作為補償。

司機大叔走了。

黎笙環顧守衛隊的辦公室一眼,問身旁的守衛,“你們隊長不在嗎?”

有個看著年紀很小的守衛在對上黎笙的視線時,臉噌一下就紅了,結結巴巴地回答,“隊、隊長今天......今天不在。”

“噢,那我就不打擾了。”

黎笙這趟過來,一是為了還車,二是想順帶問問顧雲洲有冇有寶珠親人的訊息。

既然他不在,那就下次再問。

黎笙走出守衛隊,站在路邊準備打車時,發現剛剛那位司機大叔還冇走,並且熱情的招呼她,“姑娘,你要打車啊,那我送你,不要錢!”

黎笙笑了笑,拉開車門坐了上去。

她報了地址,司機大叔熟門熟路地往前開。

大叔性格很活絡,一路都在講述他今天被人搶車時的心驚動魄。

黎笙聽著聽著,也不免想起今天遇到殺手的遭遇,以及從天而降的流雲。

流雲?

黎笙怔了怔,突然想起一個很重要的問題,她忘了問大佬一件事,那就是......大佬是怎麼知道她被人拐上車被帶去了郊外的?

這該不會也是巧合吧?

就在黎笙思索間,眼角餘光突然瞥見旁邊一輛疾馳而過的車。

那輛車裡有個女人被敲暈放在後座上,看那一閃而過的側臉,竟然是孟凡!

黎笙打斷喋喋不休的司機,沉聲道,“大叔,跟上前麵那輛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