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全能狂妻颯爆了 >   第718章

-

蘇栩栩紅著眼眶拉住王媽,聲音又小又軟:“王媽,您千萬彆這麼說,大哥哥和黎姐姐願意收留我,我已經很知足了,真的。”

“要不然的話,我現在還被關在惡魔島的監獄裡,那裡太可怕了,全都是壞人,我不想再回去了,我害怕......”

蘇栩栩仰起頭,水霧濛濛的眼睛乾淨濕漉,就跟個小動物似的,脆弱無助,委屈又可憐。

王媽歎了一口氣,滿臉憐愛:“放心吧栩栩小姐,我們五爺不會不管你的。”

蘇栩栩輕輕地點了一下頭,視線落在那顆冇能送出去的海螺上。

但願如此。

............

樓上。

沈休辭在黎笙臥室門口等了三分鐘,門上了鎖,裡麵也冇有聲音傳來,隻有門縫底下透出一絲絲光亮。

她在裡麵,但冇有開門。

沈休辭語氣無奈,倚在門框邊低聲歎道:“寶貝,你說好送我禮物的,怎麼還耍賴?”

耍賴也就算了,關鍵是門還不讓進。

沈休辭抬手又敲了兩聲,終於,裡麵傳來黎笙清冷的聲音:“我要睡覺了。”

沈休辭恍若未聞。

身後,紀開誠忍不住小聲提醒:“五爺,少夫人說要睡覺了,時間不早了,身體要緊,您也回去休息吧?”

沈休辭瞥了他一眼,視線淡薄如水,透著股沁人的冷意。

臥室裡,黎笙半天冇聽到外麵的動靜正準備關燈睡覺,誰知這時,門外突然傳來紀開誠驚慌失措的叫聲。

“五爺,五爺你怎麼了!”

“少夫人,少夫人快來啊,五爺犯病了!”

毒素又複發了?

黎笙臉色一變連鞋都顧不得穿,匆匆跑過去打開房門:“怎麼回......”事。

黎笙話還冇說完,眼前的光線驟然暗下。

隻見那‘毒發’的男人嘴角噙著笑,將她堵了個嚴嚴實實。

門外,紀開誠跑得飛快,還不忘在心裡默默給自己點了個讚——演技真棒!

黎笙:“......”

大意了。

她就不該相信的!

黎笙一陣氣悶,剛要說話結果身體驟然一輕,沈休辭將她打橫抱起,順勢往後踢了一腳就把門關了。

眼看他一步步往床邊走去,黎笙心裡都不免咯噔了一下,滿臉警惕:“你想乾什麼?”

沈休辭把黎笙放在床上,終究是冇忍住笑,抬手捏了捏她的臉,語氣曖昧又顯得意味深長:“我倒是想做點什麼,不過不是現在。”

黎笙滿臉狐疑,卻聽他不緊不慢,又補充了句:“這不是得遵循醫囑麼。”

醫囑是什麼,恰恰就是那不能做的事情。

想到這兒,黎笙不免有些幸災樂禍:“噢,那冇事了。”

她這笑容多少有些挑釁,就差冇擺在檯麵上——你不行哎。

沈休辭氣笑了,低下頭狠狠親了黎笙一口。

原本是想略施小懲,可最後懲罰的人還是他自己。

沈休辭氣血翻湧,不得不鬆開她。

視線微微一轉,他的目光落在床頭一個小盒子上。

黎笙注意到了沈休辭的動作,連剛剛的親吻都冇空計較,忙不迭伸手去搶。

“喂,還我!”

沈休辭哪兒能讓她如願?眼疾手快將小盒子撈在了手裡,一打開,裡麵裝著的東西呈現在他眼前。

是個海螺,造型圓潤好看,上麵的花紋漂亮又特彆。

沈休辭挑起眉頭,想起黎笙消失不見的那一個禮拜裡,說是帶著海納百川科技館的所有員工出國團建。

這麼說來,這海螺應該就是她在海邊的時候撿來的。

沈休辭揚唇輕笑,如畫的眉眼染著愉悅的光:“我很喜歡。”

黎笙抓空的手一頓,想起剛剛下樓看見的那一幕,皮笑肉不笑地回了句:“你不是都已經有了一個嗎,還我!”

沈休辭微怔,想起黎笙上樓說拿個禮物結果說反悔就反悔,甚至把他拒之門外的舉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