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全能狂妻颯爆了 >   第66章

-

被帶走的黎笙對所有事情供認不諱。

她承認是自己動的手。

目前,鐘伍良還在醫院,鐘家擺出了強硬的姿態要追究到底,所以黎笙隻能被關在拘留所裡。

房間很小,三麵是牆,一麵是鐵門。裡麵隻有一張單人鐵床和簡單的洗漱台,牆麵很臟,到處都是黑乎乎的腳印,還有被人亂塗亂畫的痕跡。

牆角,一隻黑色小蜘蛛正在勤奮織網。

黎笙蹲在地上,看著小蜘蛛一點點編織它的陷阱。

這時,鐵門外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,磁性悅耳,又帶著幾分似有若無的戲謔——

“人家在忙著給你定罪,你倒還挺有閒心看蜘蛛吐絲?”

黎笙轉過頭去,就見鐵門外悠閒插兜的男人正是沈休辭。

刺眼的光線下,男人五官立體,如雕如琢。俊臉皙白如玉,帶著一絲絲蒼白的透明感,卻在和那雙瀲灩的桃花眼兩兩相襯時,亦妖亦邪。

黎笙站起身來,她隔著鐵門和沈休辭對視,忽然彎起唇角,笑得熠熠生輝:“這不是在等你嗎。”

聽她這語氣,像是篤定他會來。

沈休辭挑挑眉,好整以暇道:“你就這麼確定我會來?”

“不確定,但......”黎笙拍了拍自己身上並不存在的灰,慢悠悠道:“婚書都立了,五爺哪能見死不救呢?”

言外之意是,好歹也是盟友,這麼點小忙你還能不幫?

黎笙很清楚,她被關進來之後,黎佑昌隻會落井下石,唯一能保她的人就隻有沈休辭。

這麼一想,黎笙不由地感歎,和身份尊貴的沈家五爺攀上關係就是好啊,等於在這遙洲城她可以橫著走了。

沈休辭輕笑一聲,然後抬了抬手。

身後的紀開誠立刻上前,三兩下就將鐵門給打開了。

看守的人員站在一旁,臉上有些為難之色,小聲道:“五爺,這件事冇解決您就把人帶走了,鐘家那邊我們不好交代啊......”

沈休辭似笑非笑,他還是那副漫不經心的模樣,看起來懶洋洋的,可無形之中裹挾的肅殺之氣,壓得人胸口發沉。

“鐘家算什麼東西,也敢關我的人?”

看守的人心中一驚,再看向黎笙的眼神頓時變了變。

原來這聲名狼藉的黎家棄女,竟然是......五爺的人?!

這下可好,向來趾高氣昂的鐘家算是氣數儘了!

沈休辭扣住黎笙的手,牽著她往外走。

兩人並肩走在逼仄昏暗的長廊上,身後的白日燈將兩人的影子拉得老長。

看著十指緊扣的大小手,黎笙忍不住掙了掙,說道:“沈休辭,你放開,我自己會走。”

就算要做做表麵功夫,也不用每次都牽手吧......

誰料男人非但冇放開她,還一本正經道:“我看不清路,你牽我。”

“......”

黎笙嘴角一抽,這裡暗是昏暗了點,但也不至於看不清路吧。

不過看在是他把她撈出來的份上,黎笙也就冇反駁。

等離開拘留所後,外麵陽光正烈。

“這下你總看得見了吧?”

說完,黎笙正準備掙開沈休辭的手,誰知他咳嗽了兩聲,下一秒,男人那高大沉重的身軀直直朝著她倒了下來!

“喂,你怎麼了?”

黎笙條件反射一把扶住沈休辭,這才發現他的臉色比剛剛在拘留所裡還要白上幾分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