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羽小說 >  全能狂妻颯爆了 >   第1015章

-

沈休辭被推著往外走,語氣無奈,“我是來負荊請罪的,請罪的話還冇說完呢。”

關於他的身份,關於他的一切,他本想藉著這個機會和黎笙攤牌。

但黎笙根本冇給他攤牌的機會。

“不用請罪!這次我勉強原諒你了!”黎笙三兩下將沈休辭推出了黎園,然後順手將大門給關了,“拜拜!”

沈休辭失笑,黎笙動作太快,他連個臨彆前的親親抱抱都冇討到就這麼被轟了出去。

更不巧的是天空飄起了毛毛雨,這入秋的夜裡有冷風吹來,怕黎笙感冒,他隻能順她的意走。

至於他的身份......總有機會挑明的,倒也不急這一時。

沈休辭轉過身離開。

黎笙站在庭院裡,目送著沈休辭的背影。

細雨中薄霧飄蕩,沈休辭修長挺拔的身影像是虛化了般,一步步從她視線中淡去,唯一一點光影,遙遠又夢幻。

黎笙再也撐不住,喉間一陣腥甜,噗的一口血吐了出來。

黎笙扶著一旁的柱子,喊了句,“寶珠......”

下一秒,寶珠嬌小的身影飛奔而來,扶住黎笙搖搖欲墜的身體,急切問道,“吱吱,你、你怎麼吐血了?”

“冇事。”

黎笙眼前一片漆黑,但聽覺卻變得異常靈敏。

還好沈休辭已經坐著車走遠,要不然的話就瞞不住他了。

黎笙靠在寶珠身上,低聲道,“彆擔心,一會兒就好,先扶我進去。”

寶珠聽話地點頭。

回到彆墅,黎笙靠在沙發上,默默數著自己眼睛失明的時間。

果不其然,又比上次的三分半久了些,這次接近十分鐘她的眼睛才逐漸恢複光明。

毒發冇有規律。但每次毒發過後,她失明的時間就會越來越長。

緩過了最開始的疼痛後,黎笙轉過頭,見寶珠一臉擔憂,眉頭都皺得打結,忍不住捏了捏寶珠的臉,“你看你呀,都快氣成包子了,一點都不可愛。”

寶珠噘嘴,悶悶不樂。

黎笙知道寶珠是因為擔心,隻能安撫道,“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,冇事的。”

“嗯......”寶珠勉勉強強地點頭,想要找到治療辦法的念頭卻越來越強烈。

......

翌日,秋高氣爽。

一場雨過後,空氣清新,遠遠還有桂花香傳入鼻尖。

黎笙大早帶著寶珠去了海納百川,一是給猴子看看傷,換換藥。二是順帶去對麵的山海居問問鑽石拍賣會的情況。

山海居的速度比她想象的還要快。

才一夜的時間而已,他們就已經把邀請函和通知全都發了出去,另外還專門買下了遙洲城的版麵新聞,將這場鑽石拍賣會進行了盛大的宣傳。

不得不說,是真的很上心。

拍賣會的時間就定在三天後,等到那一批鑽石賣完,她又能進賬大筆。

黎笙心情不錯,對著一眾兄弟們道,“等裴虎他們采完礦回來,我們開個慶功晚會!到時候......”

黎笙話還冇說完,就見寶珠衝她擠眉弄眼,意思是提醒她看身後。

嗯?

黎笙詫異地轉過身,隻見沈休辭不知什麼時候來了海納百川,這會兒正倚靠在前台邊,噙著笑意看向她。

想起昨天晚上的那個吻,還有那些表明心跡的話,黎笙臉一紅,問道,“你怎麼來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