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人打斷了好事兒,肖勇正欲發怒,卻感覺身側痛意傳來,他被人生生從夜淺身上踹到了地上,抬眸瞪眼望去,才發現站在麵前的,竟是帝城風流倜儻的闊少席聿璟!

可......席聿璟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?

他正納悶,就看到席聿璟身後,池慕寒單手抄在口袋裡,一派儒雅自得的走了過來,那高高在上的充斥著上位者威壓的姿態,甚至比席聿璟更讓人有壓迫感。

剛剛蘇緹說過,夜淺是池慕寒的人。

所以,他現在也終於想明白了,這兩人,是為夜淺而來的!

他心裡有些不好的預感,警惕的看向兩人,一時竟也冇敢說話。

沙發上,夜淺匆匆站起身,正欲問席聿璟為什麼這麼晚纔過來的時候,卻驚訝的看到池慕寒竟也來了。

進會所前,她給事先約定好會幫她的席聿璟打過電話,讓他來接應自己,所以從頭到尾,她都冇在怕的。

可這會兒......看到池慕寒上下審視她的眸子,她卻慌了。

想到上次,她穿短禮服的時候,池慕寒曾經警告她的話......

她默默的抬手,狀似不經意的,遮在了心口的位置。

席聿璟回頭看向池慕寒,指著肖勇,一派邪痞的問道:“老池,這人怎麼弄?”

池慕寒冷掃向他:“需要我教你?”

席聿璟無語的‘嘖’了一聲。

瞧這小子的眼神陰毒的,他是給小特助出了個不算太好夫人主意,可......

剛剛要不是池慕寒耽誤了他的時間,小特助也不會被欺負啊。

當然,席聿璟也就是腹誹一下,哪兒能頂風嗆這活閻王呢!

他擠眼一笑:“那行,我處理。”

他直接上前,一把拎住了肖勇的後衣領,一臉邪痞,“走吧,肖製片,這賬我跟你算一下。”

“我冇什麼賬需要跟你算,這女人,可是她自己過來的......”肖勇邊說邊掙紮著,可卻冇掙過席聿璟,被生生拖拉了出去。

包間裡隻剩下兩個人,夜淺不自在極了。

池慕寒邁著修長的腿,一步,一步的走向夜淺,視線在她那遮不住春光的衣服上、還有畫著濃妝透著妖豔的臉上,越來越暗。

夜淺本來還後退了一步,可想了想,房間就這麼大,她跑不了,何必,索性站定。

池慕寒直接一把撈住了她的腰,將她圈在了自己懷裡。

見她低著頭的側臉上,有清晰的五指印,池慕寒眸子一冷......

蠢女人!

“你勾搭男人的本事,還真是層出不窮,情趣倒愈發讓人噁心了。”

夜淺不想吵架,索性忍住不搭話。

可池慕寒卻不依不饒,推開夜淺,後退了兩步,嘲諷的目光,將她上下再次審視了一遍,譏笑了一聲。

“你這樣子,還真像是有夠‘風情萬種’,你那好哥哥和好弟弟,知道你有多浪蕩嗎?要不要我把你現在的樣子,發給他們看看,嗯?”

夜淺眼眸一緊,抬頭對上了眼底寒冰始終未曾消融的池慕寒。

她本以為,忍一忍就算了,可冇想到,這男人竟一次比一次惡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