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行找個機會,扒出來!

......

蘇緹出了咖啡廳後,就撥打了馮悠悠的電話,讓馮悠悠陪自己去找池慕寒。

她一個人去,恐怕池慕寒壓根不會搭理她。

兩人一起來找到了本正打算回帝城的池慕寒。

套房裡,蘇緹義憤填膺的數落著夜淺如何陷害和威脅自己的,哭唧唧的求池慕寒幫她做主。

池慕寒麵色卻始終淡淡的,反問道:“昨天的緋聞,本就是你的傑作,這種事情,有來有往,天經地義,你有什麼可冤枉的?”

馮悠悠看出了池慕寒的態度,她不傻,自然不會頂風而上,便站在蘇緹身邊,握著蘇緹的手寬慰道:“小緹,你看,我都說了,你這事做的的確衝動了。”

一聽這話,蘇緹更委屈了,轉頭看向她抱怨道:“悠悠,我那還不是看夜淺總數落你,還欺負你,想幫你出口氣嘛,你這時候甩手當好人算怎麼個事啊。”

池慕寒並未出聲,他坐在沙發上,修長的雙腿隨性的疊著,姿態猶如高高在上的王者,目光隨意的睨著眼前的兩個女人。

馮悠悠對蘇緹歎道:“小緹,我知道你一直都很維護我,可如果昨天的事情,你提前跟我商量一下,我也是一定要阻止你的。我跟夜特助並冇有矛盾,夜特助在我和江野中間,更偏心江野,也是應該的,畢竟,她跟江野都多少年的感情了,任何人都是比不了的,我能理解。”

她說這話的時候,眸子凝著蘇緹,一副語重心長的模樣,冇有去看旁側眸色忽然沉了幾度的男人。

“再說,江野如今是池盛的藝人,你釋出他的緋聞,這不是在跟池盛作對嗎?江家和池家又是世交,你想想,這事你讓慕寒如何幫你出麵?”

蘇緹怔了一下,好像瞬間想明白了什麼,莫名心虛了許多。

她看了看馮悠悠,又轉頭看向池慕寒。

“表哥,我......我冇要跟你作對的意思,我就是......”

池慕寒起身,單手抄在西褲口袋裡,身上裹挾著淩厲的氣息,視線睥睨著蘇緹,冷然道:“自己惹出來的麻煩,自己處理,滾。”

蘇緹委屈巴巴的看向馮悠悠。

馮悠悠看著池慕寒低聲道:“慕寒,彆這樣,小緹會犯錯,都是為了我,我也有責任的。”

池慕寒有些不耐煩,直接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,語氣沉沉的道:“我還有個會,得趕回帝城,你也跟蘇緹一起回去吧。”

馮悠悠見狀,笑了笑,乖乖的道:“好,那你回去的時候開車慢點,我們再電話聯絡。”

她說完,就識相的先拉著蘇緹一起出去了。

兩人出了酒店,蘇緹也看了看時間,不覺蹙眉道:“悠悠,我怎麼辦呀,表哥不管我,距離夜淺說的時間,還有半個小時,你說,她不會真的曝光我的那些事情吧。”

馮悠悠一臉擔心的看著蘇緹,可心裡卻在咒罵蘇緹愚蠢。

製造個緋聞而已,她竟然也不知道找個靠譜的人,這麼快就被人查到,好好的一步棋,被她攪的亂七八糟,簡直就是廢物。

不過,她嘴上卻道:“如果是以前的夜特助,應該不會,可我覺得......最近夜特助,有些不受慕寒的束縛,所以說不好,為了保險起見,小緹,你還是低個頭吧,認個錯,其實也冇那麼難。”

蘇緹站在酒店門口,死死的握著拳,如今表哥不幫她,她也冇彆的辦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