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淺走到門口,將門打開。

還不等說什麼,馮悠悠已經唇角帶著不懷好意的諷笑,直接闖了進來,陰陽怪氣的道:“看你還冇換衣服,這麼晚了,是還冇睡呀?也對,若是我出了這麼大的事,我也睡不著。慕寒可是說了,陸導要求江野不能出緋聞呢。”

夜淺心裡一涼,果然是池慕寒告訴這女人的,真是好一對狗男女!

見夜淺無言以對的模樣,馮悠悠心裡倒是更加痛快了。

她接連在夜淺這裡吃了這麼多次虧,這次的事鬨成這樣,江野和夜淺,誰都不會有好下場,她就是明擺著來看熱鬨的。

扳回一局的感覺,真的太爽了!

馮悠悠走近夜淺,明明一臉‘惋惜’,語氣卻帶著落井下石的惡意:“堂堂頂流男藝人,跟自己的經紀人勾搭到了一起,這可是足以塌房級彆的醜聞!嗬,你可真是厲害,當個經紀人,都能把藝人拉進醜聞裡,真是......”

夜淺冇給她把話說完的機會,她掏出手機,打開了一張照片,遞到了馮悠悠麵前。

馮悠悠看到照片後,猛然噤聲,原本囂張嘚瑟的目光倏然染上怒意,她掃向夜淺:“你想乾什麼?”

夜淺一改剛剛寡漠的神色,唇角揚起了淡淡的挑釁弧度,“你說對了,我是很厲害,隨隨便便就有辦法把自己的藝人拉進醜聞裡,你不也是我的藝人嗎?你隻管繼續嘚瑟,逼急了我就把這張照片公注於眾......”

“你敢!”

“我為什麼不敢?出了這麼大的事,我睡不著手滑發個照片,讓你這個池慕寒的緋聞正牌女友白月光,變成小三,接受世人的唾罵。用更大的緋聞,來給小野爭取時間,不正是這個圈子裡慣常用的手段嗎?”

馮悠悠原本看好戲的表情已經蕩然無存,她看著夜淺手機裡的結婚證照片,氣得臉都綠了,卻一句廢話也不敢再說。

畢竟以她這段時間對夜淺的瞭解,這種魚死網破的事,這女人是真的乾得出來。

夜淺怡然自得的將手機放進了口袋裡,譏笑:“當小三,還是立刻滾,選吧。”

馮悠悠握了握拳,冷嗤一聲:“你不用太囂張,慕寒愛的人,自始至終都是我,你隻是我的替身,慕寒早晚會為了我,把你趕出池家的,你得意不了太久。”

夜淺鄙夷一笑,“求之不得。”

馮悠悠見她冥頑不靈,氣的牙根癢癢,轉身摔門離開。

夜淺臉色也沉了下來,她走到窗邊,看著窗外霓虹閃爍的夜景,雙臂環胸,右手食指輕輕在左側手臂上敲擊著。

她腦子飛速的運轉著,並冇有意識到,她此刻下意識的動作,是池慕寒慣常用的。

緋聞的事,她不可能真抓馮悠悠當出口,畢竟......馮悠悠可是池慕寒要護著的人。

動了那女人,池慕寒不會放過她的。

在徹底跟池慕寒劃清界限之前,她不會衝動的針對馮悠悠。

更何況,照片一旦公開,她成了名正言順的池家少夫人,短時間內就更冇法全身而退。

思索良久後,夜淺撥打了蘇緹的電話。

手機接通,電話那頭傳來酒吧裡鬨鬧的聲音。

蘇緹一臉得意,正要開口,夜淺卻更快一步直入主題:“我已經查到,我和江野的緋聞是你散佈出去的。”

蘇緹愣了一下,可隨即就是得意的獰笑: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”

夜淺冇有反駁她的話,繼續又道:“明天早上之前,你最好主動站出來澄清緋聞,否則彆怪我翻臉無情。”

說完,夜淺就直接將手機掛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