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誰知道,晚上七點多,網上就曝光了一則流量小鮮肉江野跟經紀人之間曖昧不清的新聞——

底下跟著一張江野握著夜淺手臂,兩人四目相望的照片。

這新聞,一下子將江野和夜淺推到了風口浪尖上!

一時間,江野的各路粉絲,維護的維護,脫粉的脫粉,甚至還有要求江野出來澄清緋聞,解雇夜淺的......

夜淺知道如今粉絲的力量有多可怕,她著手打電話開始調查處理這件事。

可還冇等把新聞撤下來,倒先等來了陸之鳴的電話。

她恭恭敬敬的接起電話,那頭的陸之鳴沉聲道:“夜小姐,今天的新聞,我都看到了。”

夜淺立刻解釋道:“陸導,今天您看到的是不實新聞,我正在著手處理,請您......”

“夜小姐,”陸之鳴打斷了夜淺的話:“我不管新聞的真實性,我隻要求找來的演員是乾淨的,不能有緋聞,而這一點你也答應了我,如今我們的合作還冇有開始,你們最好有分寸,我是不會用有汙點和緋聞的藝人。”

夜淺知道,事情鬨成這樣,她的解釋是最無力的,她立刻道:“陸導,請您給我三天時間,我一定將新聞處理乾淨,還您一個乾淨的演員江野。”

陸之鳴聽著她篤定的語氣,冇有再說什麼,大不了處理不好,雙方不合作了,他直接將電話掛斷。

夜淺聽著手機那頭傳來的忙音,微微呼了口氣,好在,陸之鳴冇有拒絕......

她還有機會!

她打電話叫了一輛車,離開劇組。

車子疾行,夜淺看著車窗外飛快倒流的斑駁樹影,想到了池慕寒今天說的那句‘你敢走,後果自負’。

這事,一定是池慕寒乾的!

池慕寒今天傍晚纔在馮悠悠的房車上,提過江野不能有緋聞的事情,他也說過要毀了江野就是分分鐘的事情。

這狗男人就是故意在使壞,想破壞她的計劃,讓她永遠也擺脫不了他的控製!

她眼底掀出滔天的怒意。

她掏出手機,撥打了一通電話,查到了池慕寒現在的位置。

半個小時後,她在臨城一家會所的包間裡,找到了雙腿交疊靠坐在沙發上,手指間夾著香菸,一派悠然自得的池慕寒。

此刻包間裡隻有池慕寒一人,但她冇多想,毫不遮掩自己心中的怒氣,看著池慕寒質問道:“我和江野新聞的事,是不是你做的?”

池慕寒一張俊逸的臉上,雙眸微微眯起,唇角明明是帶著弧度的,但整個人的骨子裡,卻透著冰冷的氣息。

江野一出事,這女人就來冤枉他,為江野出氣。

好得很!

他將煙掐熄,起身走向滿身戾氣的夜淺。

夜淺傲然的揚著下巴,冷凝著他,眼中隻有憤怒。

池慕寒冷嗤,將她一把圈進了懷裡,染著菸草香的氣息撲到她臉上,他沉聲反問:“就是我做的,你又能怎麼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