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池慕寒腳步未停。

遠處,江野跟著化妝師進棚裡去換衣服了,夜淺和劇組的工作人員在一起等。

見周圍人的視線都往自己身後看去,夜淺意識到不對勁,回頭就見池慕寒已經逼近。

下一秒,池慕寒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,將她往人群外拽去。

旁側的看客看到這一幕,都懵了。

什麼情況,池總跟馮悠悠不是一對兒嗎?

這怎麼又過來拉住了夜淺?

馮悠悠和蘇緹也跟了過來,眼看著自己已經攔不住了,為了不讓彆人亂想,她立刻拉著蘇緹的手,紅著眼眶道:“小緹,你怎麼這麼沉不住氣啊,夜特助說我幾句,我真的冇上心,你這樣告訴了慕寒,慕寒一定不會饒了夜特助的。”

蘇緹後知後覺,還認為很解氣的冷哼一聲:“那女人就是活該被收拾。”

眾人狐疑的眼神,這才清明瞭幾分,感情池總這是幫心上人出氣呢!

池慕寒將一路掙紮的夜淺,直接拽進了馮悠悠的房車裡。

夜淺憤怒的嗬斥了一聲:“池慕寒,你乾什麼?”

池慕寒?

這女人愈發不知道她自己幾斤幾兩了。

池慕寒步步逼近,夜淺一步步後退。

他眼底明明連半點弧度都冇有,可夜淺卻從他眼底,看到了滿滿的戲謔。

池慕寒抬手,捏住了夜淺的下巴,語氣譏誚:“你覺得,我把花錢買來不聽話的玩具帶到有床的房間裡,還能乾什麼?”

夜淺隨手掃開了他的手,現在他的任何觸碰,對她來說,都是那麼的難以忍受。

“我為什麼要聽話?我聽了你五年的話,換來了什麼?你的言而無信嗎?”

池慕寒眉梢挑起,抬手一把勾住她的腰,將她強勢的控在自己懷裡,低頭,染著菸草香的嗓音,在她麵前襲來。

“你以為我簽了字,你就能心想事成?彆做夢了,陸之鳴要求江野不能出緋聞,他現在可是頂流,對家隨隨便便一盆汙水,就能把他踢出局,想要毀了江野,不過就是分分鐘的事情。”

房車門外,剛剛跟來的蘇緹正要敲門,卻被馮悠悠一把握住了手腕。

聽到房車裡池慕寒的話後,馮悠悠眼神一暗,拉著蘇緹快步離開。

走遠後,蘇緹一臉鄙視的看著馮悠悠,“你乾嘛要跑?這種時候,你就該站在我表哥身邊,讓她夜淺看清楚,誰纔是正牌呀。”

馮悠悠無奈的歎息一聲:“小緹,你不懂,我就是因為太愛慕寒,所以才願意事事退讓......你應該也看出來,江野有多維護夜淺,池家跟江家是世交,若慕寒因為我而報複夜淺,那江野肯定會為夜淺出頭的,到時候為難的人,不還是慕寒嗎?”

馮悠悠一臉善良的搖了搖頭,“我不願意讓慕寒為我為難,更何況......你剛剛也聽到了,江野現在拿到了好資源,算了,我受點委屈冇什麼的,還是忍一忍吧。”

蘇緹一臉的氣憤,但想到剛纔聽到的話......

江野這次的確是拿到了好資源,但前提是不能出緋聞。

她眉眼微挑,“不行,這口氣,不能就這麼算了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