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淺站起身,看著陸之鳴的背影,聲音平靜有力的道:“陸導,您剛剛給了我五分鐘的時間,現在,我還有三分鐘。”

陸之鳴停住腳步,回頭,目光帶著幾分冷淡,落到夜淺的臉上。

夜淺對他頷了頷首,又道:“陸導,我們不要求名下藝人一定出演齊老兒的獻禮劇,其他資源也可以。”

“這麼說來,你瞭解過我手底下其他的資源?”

夜淺點頭:“是,您接下來要拍攝的‘不朽的豐碑’這部戲中,有個角色是個20歲就為國捐軀、戰死沙場的長子,這是我一直以來都想為江野爭取的角色,我也相信,江野能夠吃透那個角色,並且完美演繹出這個人物。”

陸之鳴凝著夜淺的臉,有幾分意外。

夜淺挑中的這個角色戲份並不重,前後隻有二十多場戲,許多人是看不上的,但他卻一直覺得,這人物是整部劇中承上啟下,最催淚、最容易引起人共鳴的角色,演好了,很容易出圈。

夜淺會挑中這個角色,想必是仔細研讀過劇本的。

可他並不想嘗試啟用流量,畢竟有些事一旦破了原則,日後許多人情就很難拒絕......

夜淺抬起手腕,看了看手錶,立刻又道:“陸導,我知道江野做為新星,演技上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,但他配合度高,可塑性強且聽調教。您給他一次機會,看看他到底行不行。

如果最終,您真的覺得他不符合您心中的演員標準,那您隨時可以中途換角,且以後永遠都不再用他,您看行嗎?”

此時,夜淺的姿態明顯放低了許多,她在給陸之鳴思考的空間。

陸之鳴沉思了好一會兒,眸子再次落到夜淺的臉上。

兩人對視了片刻,陸之鳴冇有迴應她的問題,反而問道:“你為什麼會拿著齊老兒的資源找上我?”

夜淺抿了抿唇,並冇有撒謊:“齊老兒托人在圈子裡打聽過,希望找一個口碑好的導演來完成這件事,您是他心中認可的最佳人選,我隻是受他所托,來找您的。”

陸之鳴聽到這話,一直嚴肅的臉上竟有了些許笑意:“你倒是誠實,承認了自己空手套白狼,就不怕我不接受你的條件?”

“我即便撒謊,回頭您找齊老兒覈實這件事的時候,也會被拆穿,與其如此,倒不如老老實實的給您留個好印象。”

陸之鳴重新走到座位前坐下,看向夜淺。

眼前這女人的手段,他並不反感,起碼她誠實說出了自己的欲求。

而且......

池盛集團拿到了改編權,這資源的確是一直他想要的,齊老兒還很給麵子的認可了他,他想要得到就勢必要有些妥協。

他沉默了片刻後,道:“我有幾個要求。”

夜淺心頭一喜,成了!

她再次頷了頷首,“陸導有什麼條件,您隻管開口,隻要是我力所能及的,我一定辦到。”

“我對演員的要求是一樣的,配合度高,聽調度,不允許尬戲,不允許撕番,還有最重要的一點,不能出緋聞,這些條件看似基本,可對於流量來說,很有難度,作為經紀人,你應該清楚吧。”

夜淺點了點頭,她自然知道,有些事情的確冇有那麼好控製。

不過,她對江野的為人,有信心。

“好,我答應。”

夜淺在當天,整理了所有的合同資料,與陸之鳴簽約後,就拿著這些資料,重新折返回了星洲,找到了齊老爺子簽改編權。-